知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说晋天下2 > 第21章 李雄称帝 (1)

第21章 李雄称帝 (1)

小说: 说晋天下2      作者:昊天牧云

在张昌的事业有点碰壁时,李流的事业也一波三折起来。

本来,李家打仗的人才还真不少。李雄拿到军事指挥权之后,马上就有所表现,带着部队打死了汶山太守陈图,夺取郫城。李流马上把总部迁到郫城。虽然军事上取得了一些胜利,可形势却越来越不顺利。因为这时四川境内的原住民们对李流他们都感到害怕,有的结坞自治,有的南下到宁州去计生活,有的向东跑到荆州去输出劳务,弄得“城邑皆空,野无烟火”。

李流又面临他老哥曾经面临的问题——军粮紧缺的问题。他当然吸取了老哥的教训,不再为了吃几口饭,把部队化整为零,等人家来各个击破,而是派出部队发扬以前的旧传统,恢复打砸抢业务。可是人都走光了,你打谁砸谁抢谁?没过几天,大家纷纷报告:“虏掠无所得。现在兄弟们都饿着肚皮等老大的第二个命令!”

到了这个时候,按理说,李流的事业已走到了尽头。哪知,历史的某些细节,就是让你大出意外。

这一次让人们大出意外的是那个范长生。此前,这哥们一点不出名。当然,不出名并不表示他没有实力。这家伙是这一带五斗米教的老大,住在青城山里当他的教主。五斗米是汉末张陵创立的,而且他的那个孙子张鲁又是当官又当教里的老大,因此这个教在四川一带吃得很香,教徒人数很多。在大家都躲避李流四处逃难的时候,涪陵一带的老百姓都紧密团结在范长生的周围,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地方势力。可那个罗尚却硬是忽视了范长生以及五斗米教的存在。这哥们只相信政府,相信官越大越好干事。平西参军徐舆向罗尚要求去当汶山太守,然后去拉拢范长生一起对付李流。可罗尚一看,我靠!两句话就想当个太守?没有银子想提拔的好事早就一去不复返了。至于那个范什么的,更是算个屁。所以就不批准小徐的请求。

如果是别的人,讨不到官职,最多就几句怨言,然后平时就工作不努力,拖拖沓沓过日子。可这个徐舆却有个性得很,看到罗尚不鸟他的话,当场就气冲冲地跑了出来,连家也不回,直接就跑到李流那里,说我向你投降。

李流现在最需要的是本地人才,这时看到这哥们投过来,当然高兴得想叫万岁起来,马上让他当上安西将军。虽然地球人都知道,现在李流的事业正走下坡路,脑子里都是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临的感觉,因此这个安西将军跟个空头将军没什么差别,可徐舆同志却高兴得很。这家伙想当官想得脑壳差不多开裂起来,是个为了提拔可以丢掉信仰、丧失立场的人。他拿到这个安西将军的大印后,马上就向李流做了个足以挽救李家革命的建议。

其实,这个建议对他来说也是炒旧饭而已。他对李流说:“老大,偶知道现在咱们最缺的是粮食。不过,偶有办法解决!”

李流的眼睛当时光芒万丈,说:“你说你有什么办法?”

徐舆说:“老大以及老大的部队不都是五斗米教的教众么?为什么不依靠这个信仰去搞点粮草?要不信仰这个也太没有意思了。”

李流:“怎么依靠啊?”

徐舆说:“青城山的范长生就是这一带五斗米教的老大。现在手里不但有武装,而且粮食也是大大的有。我们可以跟他们联络起来。一方面可以解决部队的饭碗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因此而结纳到本地人啊。要不,老大的部下都是外来人口,连个暂住证也没有,要想在这里立足下去可就难了。”

李流一听,我操啊。这个投降派还真有用处,马上就叫他过去说服老范。

徐舆领了任务,就上了青城山。范长生也是个爽快的家伙。这家伙是个纯粹的教徒,心中只有五斗米教,始终认为宗教没有国界,根本没有什么地域观念和排外思想,一听说是本教的兄弟们在饿着肚皮为本教拼命,血管里液体的温度马上升高,当场热血沸腾起来,说:“你去跟李老大说,有老范一口饭吃,他就不会饿肚皮。”

李流突然得到这个补充,势头又生猛起来,弄得罗尚的头比前更大了起来。

在李流要大干一场时,可一场大病却在他的身上发生。这哥们服了几味药,一点也挡不住病情的纵深发展,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要划上休止符了。这家伙临死的时候,脑袋仍然清醒,一点没有发晕,大局观一点没有缩水,把大家招集起来,交待了后事:“李骧人品好,也有能力,本来完全可以当第一把,带着大家干一番大事业。可是李雄更加英雄盖世,属于‘上天所锡’那类人才。所以,大家都要拥护他当以后的老大。”他说过这些话之后,就一点不拖沓地挂掉了。

大家就按李流的话,让李雄全票当选新一任老大。

李雄一上任,大概觉得新老大上任,不烧一把大火给大家看,这个老大就没有分量,因此耍了个花招,叫那个扑泰去向罗尚投降,并建议罗尚:现在李流刚挂,李雄正忙于巩固权力,内部调整正在进行中,这可是袭击李雄这个粉嫩老大的大好机会。如果罗老大带兵前来,偶就在郫城里当内应,一举把李雄干掉。罗尚一听,也不用脑子过虑一下这个投降派的真假,没有想一想,天下哪有这种无缘无故的投降,就全盘相信了扑泰的话,派那个从李家投降过来的隗伯带兵过去,目标:李流的大本营所在地郫城。叫隗伯你小子好好地干,老子在成都城里摆庆功酒等你。

这次内里外合的计划,跟传说中的里应外合完全同一个版本:就是扑泰在适当的时机,在城里举火为号,城外的部队看到火光冲天,可以发动总攻。

罗尚觉得这个计划很严密,哪知所有的行动都是在李雄的掌握当中。李雄是这样安排的:让李骧带着部队埋伏在道边,扑泰在城里烧火之后,跑到城头,放下长梯,向罗尚的部队提供上城的方便。罗尚军一看,我靠!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都表现出大无畏的英勇气慨,争着攀上长梯,杀进城里,建功立业。这时,李骧的伏兵突然杀出。隗伯的部队这才知道上了大当,被杀得大败而逃。李骧命令大军狂追过去,一直追到成都城下。李骧让手下士兵大叫“万岁!”说是攻占郫城凯旋归来!那几个守门的跟那些差不多倒闭企业门卫差不多,都是菜鸟一个,听说自己的部队凯旋归来,想都不想,就把大门哗啦啦打开,欢迎得胜归来的勇士们。

李骧部队冲进成都少城,大砍大杀起来。罗尚这才知道中计了,赶忙退回太城,把城门关得紧紧的。那个隗伯在这次战斗中得了个大教训,身上受了重伤,被李雄活捉过去。不过,李雄却又放过这个叛徒。

到了第二年,李雄加大力度向进攻城都太城,罗尚死磕了几天,因为军中没粮食,知道再守下去,就等人家来个“瓮中捉鳖”了,便让牙门张罗暂代这个围城的第一把手,负责把这个太城守到地老天荒,老哥子却在半夜的时候,来个脚底抹油,溜得比谁都快。张罗一看,老大都跑了,想让自己在这个地方死守?老子不干。便打开城门,向李雄投降。李雄终于全部占领成都。

而罗尚则逃到江阳,中央让他继续干老本行,当李氏家族的敌人。

这时,那个当了几天老大的张昌潜逃多日之后,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是个朗朗乾坤,什么地方也躲不了,很快就给人家一把抓住,最后诛灭三族。倒是李雄在四川的元气得以恢复,正酝酿着把事业推向一个历史的新高。

他觉得这个大都督之类的官当得已经不爽了,得当上皇帝幸福——把屁股狠狠地放到龙椅上,那感觉肯定不是一般的感觉,因此就想把皇帝当当。这家伙做事还是有一点手段的。他并没有直接向大家宣布,兄弟们,今天老子当皇帝,而是对那个挽救了他们的范长生说,范老大,你干脆当了皇帝吧,偶们坚决拥护你。范长生是什么人?当然知道这个话是屁话,因此死活不答应。

在李雄做范长生思想工作时,他的那一群死党却都在气势汹汹地劝他赶快当皇帝吧,再不当,兄弟们看不到前景,这事业可就走下坡了。李雄最后就说,为了革命的胜利,偶就迁就一下兄弟们的意见。不过,一下就称帝,这个步子有点太快了,偶还适应不了,还是先当个王好。大家当然没有意见。

李雄就在成都称王,所有程序都按最高规格办理,先是宣布大赦,让所有被压迫的人从罪恶的牢房里出来,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然后是宣布改元建兴——宣布晋朝的日历作废,以后我们用我们的日历,做什么事,用我们的黄道吉日。光废掉日历,好像也不很爽,干脆连贾充制定的那部《晋律》也废除了:这个法律有个鸟用,里面有那么多反腐条文,可官场上腐败的人比那些条文不知多了多少倍,这种法律有屁用,以后大家只遵守新政府颁布的这七条法规就行了。接下来,是让那些部属心里爽歪得不能爽歪了,就是大规模地任命官员。原先这些强盗头目,现在个个都是将军的干活,个个手里都有一本红红的任命书,映得他们个个红光满脸,神彩奕奕,觉得闹革命,闹了这个么多,终于闹出了个模样来了。这个高层的名单是这样:以其叔父李骧为太傅,兄李始为太保,李离为太尉,李云为司徒,李璜为司空,李国为太宰,阎式为尚书令,杨褒为仆射。尊母罗氏为王太后,追尊父特为成都景王。

除了阎式、杨褒是外姓之外,全是他们李家的大佬。从这份名单上可以看得出,李雄虽然把老爸、老叔交给他的事业做得更强更大了,但仍然走不出家族公司的模式,仍然没有重用外姓人才的胆略和意识。

四川这边的事越来越麻烦,而洛阳城里的火药桶又已积累到完全可以引爆的程度。

最先往这个桶子里装火药的人就是那个李含。这家伙以前教唆司马颙高举反抗司马冏统治的大旗时,就在心里打造了个很庞大的计划。他本来以为,长沙王司马乂在洛阳城里就那么个屁大的实力,跟司马冏一叫板,估计叫板的声音还没有画句号,司马冏就可以把他一扁到底了,然后他们就可以用这个罪名去讨伐司马冏,干掉司马冏后,废掉司马衷,然后让司马颖当皇帝,让司马颙当宰相——这两个家伙的脑子虽然比司马衷好得多,但其实也是菜鸟一族——在两个菜鸟领导手下当差,他就可以成为实际最高领导人了。哪知司马冏在打仗方面实在是菜得让人大跌眼镜,自己手里有权又有势,最后居然落得个失败的下场,可怜兮兮地给人家砍掉了脑袋。

司马冏的脑袋一落,李含的远大理想也跟着变成了肥皂泡,但这家伙却不甘心,一直睁着眼睛寻找机会。

在这个时刻都动荡的社会里,这种机会是经常涌现的。

司马冏掉脑袋后,司马乂和司马颖的矛盾就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暗中变成公开。司马颖是个猪头,之前做的那些聪明的事,全是卢志教导的结果。可你想想,一个菜鸟政客,本身头脑不灵活,而心里又充满了权力的欲望,他能天天甘心活在卢志那些保持低调的作秀之中么?他很快就现出本相,觉得老子功劳天下第一,要不,那个人气榜上的数据是白白狂涨的?他这个思想一占据心头,就觉得司马乂这哥们还在中央,实在是太碍手碍脚了,脑子一有空,就想着把这可恶的家伙踢出革命队伍。

而现在司马乂对司马颖也已经看得不顺眼了。

这两大巨头同时产生这个想法,这个国家的政坛能稳定下去,那简直是奇怪了。

喜欢《说晋天下2》吗?喜欢昊天牧云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