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都市真爱 > 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 > 第7章 南京,七月(5)

第7章 南京,七月(5)

小说: 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      作者:北西

“是啊,没什么不满足的,他对我很好,虽然有时候免不了有摩擦,但跟他在一起,我觉得挺幸福的。”青青笑着说,“我以前老幻想恋爱要有多浪漫,从遇见到表白,再到相处,都要多浪漫才行,可是我跟他在一起,他没有向我告白,从电影院出来后我们很自然地牵着手,后来就没放开过。”

安颜看着青青微笑的侧脸,那种满足的神情,让她羡慕。

她握了握青青的手,说:“你的冲动是对的。”

“恋爱的时机太重要了。”青青扭过头来看着安颜,说,“安颜,你要珍惜,错过了,以后会不会再遇到,很难说,该争取的就去争取,幸福是自己的事。”

她们看着对方,都笑了。

连珏的视线只能到她的耳朵,那里有几根乱了的头发支支叉叉,她耳朵微微红,可能是太阳光照耀的缘故。她好美,忍不住不去看她。她舒服得就像一杯暖暖的奶茶,温和、悠然、柔美,他从遇到她的第一眼就领会到她给他的冲击力,再见到她,他就自愿放弃了这个世界可能遇到的还未知的所有可能。

“我换下衣服。”一个淡如温水的男声响起,林子默拍完这个镜头,准备换衣服拍下一个镜头了,走过来看到三个人舒服地躺在草地上,都不好意思打扰。躺下三人组连忙起身给他让地方,连珏伸手拉起安颜时,注意到她看向林子默的眼神。他不愚钝,还是安颜太明显,连珏明白了一些内容。

直到晚上的戏都拍完,坐在去青青家的公交车上,他仍然忘不了安颜那种情深意切的眼神。虽然经过一天的观察,林子默看起来坦荡荡心无芥蒂,安颜对他的态度却再明显不过,一切都很含蓄,但他能够看得出来。

喜欢这种事,实在是没有办法藏得太深。

虽然碍于情面,安颜仍然坐在连珏的身边,连珏却有些高兴不起来。

“你不回去真的不要紧么?”

连珏一天的殷勤表现顺利赢得了全剧组的满意,晚上收工时送上来的热狗让导演连夸他懂事。他顺势表达自己也要一路跟随的意愿,结果当然被批准。

“不要紧啦。”危险人物就在安颜身边,旁的事再要紧也没这件事要紧,这个时候回去才是大白痴。

“晚上不查房吗?”

连珏忍不住笑了出来,说:“暑期学校又不是真的学校,而且大家都住在宾馆怎么查房,又不是中学生。”他认真地看着安颜,笑着说:“没事啦,放心,导演也不舍得我走对吧,”

回头冲着正昏昏欲睡的芬芬卖萌,芬芬伸手过来掐他的脸,说:“当然啦,我可舍不得他走,安颜不许赶连珏走!”

安颜尴尬地笑笑,连珏上位太成功了,俨然比自己的位置还要牢固。

一直到公车到站,林子默都在睡觉。每一天,他都是看起来最累的那个。

公车停稳,大家都伸着懒腰收拾东西准备下车,安颜伸手拍拍坐在前排的林子默,他蒙眬着双眼含糊地说了声:“呃?到了?”安颜点点头,他如梦初醒地对安颜笑了笑,眼睛好似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懵懂清澈,温柔地注视着眼前的人。他们有几秒心思迥异的对看,这几秒足够让一边的连珏心惊肉跳。他拎起三脚架,小孩子撒娇一样推着安颜的后背,嘴里说着下车啦下车啦。林子默起身扫视了一下大家的座位,确认没有遗落东西才跟着下了车。

公车门哗啦一声在他身后关上。

今天收工是开拍几天以来最早的一天,戏拍得差不多了,明天将会是最后一天,如果着急,林子默明晚就会回上海去了。关于他的归期,她还没来得及询问。她一直暗自思量着如何在他临走前,留下一些足够再见的理由。

“青青,”安颜唤她,青青正在和阿泽一起看相机里的剧照,嚼着苹果应了她一声,“你们家有冰糖和蜂蜜吗?我来做冰糖雪梨给你们喝。”

听到有甜品吃,青青立即抛下阿泽,跑进厨房翻找,一连串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有,冰糖,蜂蜜都有,”青青探出头,说,“可是雪梨没几个了,这么多人不大够吧,要不然你再做点奶茶,上次都没喝过瘾。”

安颜站起来,朝厨房走去,说:“那你家有牛奶、红茶和炼乳吗?”

青青手里握着安颜提到的三样东西得意亮相,说:“上次你教我做,不过我自己没做成功,材料剩了不少呢。”

“那好,我来做吧。”安颜说,“你还要学么?”

青青摆摆手,说:“算了吧,我还是自觉地满足于只做做吃货。”

“我来帮忙!”连珏从沙发上跳起来,兴高采烈地朝厨房走来。

“你的帮手都到位了,我就跟大家一起等着吃吧。”说着,留给安颜一个暧昧的眼神,就从厨房里退出去了。

连珏眼睛发亮地问安颜要做些什么。

“呃,你把梨去个皮吧。”

“遵命!”

安颜用两个锅烧水,做雪梨的锅里放进去十几颗冰糖,冰糖掉入陶瓷锅底,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安颜从小就喜欢听厨具和食材配合发出的声音,食物落水声、煲汤咕嘟声、刀切蔬菜声、高温油炸声,每次电视里一放烹饪的节目,她必定会放弃所有电视剧和综艺节目专心不二地看完。新鲜的肉和菜经过厨师一系列动作融合成一道菜,这个过程神秘而让她着迷。

她捉刀准备切雪梨,连珏轻轻推开她的手,说:“我来切吧,你说切成什么样子?”

“大拇指大小一块吧,”安颜说,“你小心点用刀。”

“放心,不会做菜,切菜还是会的。”连珏说,“我妈说不会做菜的男孩子讨不到老婆,可是我天生就没那根筋,我妈就说,学不来做菜,那切菜就必须学会,要不然以后真讨不到老婆了。我家里的菜都是我切的。”

“你妈妈好着急啊。”

“我爸以前是军人,属于绝不进厨房那种,退伍之后,每次我妈做饭他就坐在客厅看电视,我妈就不爽了,非逼着他进厨房打下手,说是不会一起做饭的夫妻肯定要离婚。

我爸就老大不情愿地帮我妈打下手,这么多年两人感情一直特别好,估计跟这个有点关系吧。”

“我家里,都是我爸做饭,我妈手艺不行,她觉得自己做了也没人要吃,我爸就随她去了。我爸挺顾家,相比起来,我妈比较事业型。”

“那你跟你爸爸关系肯定好吧。”

“我做菜就是我爸手把手教的,我很喜欢做菜,特别是煲汤,看着锅里面的汤小小地冒着泡,那感觉特别好。”安颜掀开陶瓷锅盖,锅里面的水沸腾了,正在翻滚着气泡,“把雪梨放进去吧。”

连珏把雪梨块全部拨拉进沸水里,水面立即恢复了冷静,安颜盖上盖子开始煮红茶。

煮红茶比较快,水沸、放茶包、焖,三分钟之内就要完成,否则茶煮久了就容易苦。她掀开锅盖,红茶的颜色都凝聚在茶包附近,像没完全散开的颜料。

“你拿勺子压一压茶包,把红茶全部挤出来,然后把茶包扔掉。”

安颜打开陶瓷锅,水重新沸腾后,雪梨的清甜味道跟着水汽冒出来,她装了一点冷水,像煮饺子一样倒进锅里,水面又平息了,等待牛奶煮沸期间,再重复了一次倒冷水的动作,然后盖上盖子,把火调小。

连珏压着茶包,眼睛却看着在灶台前不慌不忙有条不紊的安颜,她在两个锅子的切换之间伸手把头发捋到耳后,让他看着着了迷。安颜回头,问:“挤好了没?”连珏慌了一下,赶紧把茶包扔掉,把一锅子暗红色的茶递给安颜。

牛奶在锅子里泛着密密的小气泡,她一手轻轻搅动牛奶,一手将红茶倒进去,红茶的颜色一圈一圈地与牛奶融合,合成淡淡的红褐色。奶茶的样子出来了。她拈起几粒冰糖,放进奶茶里,继续搅动,冰糖在铁质锅底如飞沙走石、清脆碰撞,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

安颜关掉火,盖上盖子,短短地呼了口气。

“奶茶好了?”连珏问。

“嗯,等它凉一点就能喝了。”

掀开陶瓷锅盖,一股蒸气涌上来,锅里的汤水变成了清澈的淡黄色,她挤进去适量的蜂蜜,用铁勺子来来回回地搅动了几圈,盖上盖子,关了火。

“也是一样,焖一会儿就能喝了。”

安颜大功告成地长舒了一口气,虽然做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还是紧张、带点兴奋。

这大概就是对某些事情永葆热情的表现吧。

青青搬出来两套茶具,一套喝奶茶用的欧式茶具,一套喝冰糖雪梨用的水晶杯。每个人捧着自己爱喝的饮品继续打牌、看电视、检查拍摄素材和八卦。林子默选了冰糖雪梨,捧着杯子小抿了一口,看表情像是在仔细地品析,而后笑着说:“很好喝。”

热切盼望他意见的安颜顿时安了心。

可其实她最拿手的是奶茶,他只喝了冰糖雪梨,让她免不了有些微微失望。

连珏选了奶茶,但他同样喝了几大口冰糖雪梨,好像占到了大便宜一样嘚瑟得不行。

他端着装奶茶的杯子到处跟人碰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安颜目光被他吸引,看他快乐得满客厅跑,人来疯一样,忍不住露出会心的笑容。他多天真,像鲜少有人涉足过的深山从林一样,让人感觉新奇又心旷神怡。大家都很喜欢他,虽然他只跟他们在一起不过半天而已。快乐会感染,时间长短都没关系。

而林子默,就如他的名字那样沉默安静,静静的美好,温和自然。安颜想起他,看遍客厅却不见他的踪影。她问正要去厨房续杯的阿泽,阿泽想了想,说:“好像去楼上了。”

她踩着楼梯走上二楼,楼梯终结处的走廊上有风,逆风看去,林子默坐在阳台上,留给她一个万家灯火下的背影。她走过去,到他身后,说:“好像星星。”

林子默回头看到是安颜,朝她笑了一下。

安颜在他旁边坐下来,说:“我一直觉得,这种灯火,好像繁星。”

“嗯,是啊。”

他们面前是一片几十层的商品房,晚上一些人家亮了灯,就好像点亮了黑夜里的一颗星,越来越多人家亮灯,就好像一片繁星。看起来,很温馨。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林子默笑了笑,和安颜碰了碰杯,呷了一口冰糖雪梨,轻柔地咽下去,说:“仍然不是特别熟悉,总感觉格格不入。”

“你不怎么说话,”安颜说,“可能是拍戏太忙,都没太多的时间跟大家聊聊天。”

“嗯,可能是吧。”

聊天突然就停格了,好像,想聊的太多反倒想不出要聊些什么。

安静也好,夜晚略带凉意的风吹拂着晃悠在阳台外的腿,光着脚丫会想唱歌。

“真好。”

林子默看过来,问:“什么?”

安颜笑而不语。

如果时间能停下也好,虽然还没有过什么甜蜜浪漫的相爱,就这样一直坐在他身边,感受风、感受夜晚,感受他,就很好了。她不想要全世界,也不想要什么万千宠爱,她要的也许就是这样的一个晚上,静静的世界,好像只有安颜和林子默。他是个安静的人,他的沉默,就像一种体会。

她曾经幻想跟同楼男生会有这样的画面,一起坐在寝室楼的阳台上,喝点什么,时不时聊点什么,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沉默。但知道,他就在身边。安心安全的沉默。

安颜忍不住笑了,她是很能让自己感觉幸福的人。她轻声喊他名字,林子默面容温和地看过来,她举了举手里的杯子,恰巧,她拿的也是冰糖雪梨。杯子碰撞的声音在安静的夏夜里清脆响起。那种情景,真的够用来回忆很多很多次。

另一个角度,连珏看到安颜和林子默同时消失,心登时跳停。他上楼,看到他们坐在一起,晚间的风偶尔撩拨她微微卷着的长发。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他们看上去真的很般配。都是温和如水的人,都是平淡如菊的人。他在他们的背后如同一个影子,她看起来很开心,晃悠着她的脚丫。坐在阳台围栏上多不安全,如果是自己,是绝不可能让她这样坐的。

他们碰杯,一模一样的两只杯子碰撞出水晶般清脆的声音,那声音在他耳朵里无限回响,在回响的嗡嗡声中,他暗自做了一个决定。如果她真的喜欢,而林子默也喜欢她的话,他愿意看到他们幸福。

连珏整理出笑容,走过去,笑声起来,说:“你们在幽会吗?”

安颜和林子默同时回头,看到连珏笑容满面地走过来,林子默伸出手跟他碰了碰拳头。

安颜说:“你怎么也上来了?”

“他们排挤我,不带我玩儿。”他故意装出委屈的样子。

安颜笑了,说:“少来了,社交高手。”

他于是展开笑容,坐在她旁边,这个位置,可以保护得了她,又不会太亲近。他只能让自己这样做。也许在朋友的位置,他才能永远保护她,不会伤害到她。

“林子默。”

林子默看过来,连珏伸出杯子,隔着中间的安颜和他碰了碰。

“奶茶更好喝。”

“我一直比较喜欢清爽的东西,奶茶对我来说,”他仔细地想了想措辞,说,“有点腻。”

连珏喝了一口奶茶,做出很享受的样子,说:“奶茶的味道耐人寻味啊。”

林子默顿了顿,说:“可能,我喜欢比较简单的东西吧。”

那么安颜,对你来说呢,是不是有些复杂了。她不是一眼可以看透的女孩子,她是可以一读再读、手不释卷的一本好书。林子默,你喜欢她吗?

喜欢《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吗?喜欢北西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