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都市真爱 > 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 > 第8章 南京,七月(6)

第8章 南京,七月(6)

小说: 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      作者:北西

阿泽发现客厅里一下子少了好几个人,大声问正在喝奶茶检查素材的薛芬芬人呢,薛芬芬不耐烦地说:“都这么大个人了丢不了,你在这瞎操哪门子心!” “现在的导演都这么粗鲁吗!”青青笑着说。

阿泽朝青青使了个八卦的眼神,青青即刻会意,两人放下杯子偷偷摸上楼,没花多少工夫就看到他们三个人正在阳台上谈笑风生。阿泽刚要走过去插一杠子,被青青捂着嘴拉下楼了。

“你别作,坏了安颜的好事。”

“一女两男呢,安颜最近行情见涨啊。”

“没那回事,她跟连珏肯定能行,连珏有多喜欢安颜瞎子都看得出来,她跟林子默肯定不行。”薛芬芬斜刺里扔过来一句话。

“为什么啊?”在用手机刷微博的女主角都忍不住加入八卦行列,“我觉得他们可般配了,安颜很喜欢林子默吧,上次在车上,眼睛一直盯着他看,含情脉脉得很。”

“因为,”青青明白安颜的心思,所以揭晓答案时,有些不忍,“林子默有女朋友了。”

女主角刷微博的手指停了下来,寓意不明地叹了口气。

连珏侧过头,玩笑中饱含认真地问:“林子默,你有女朋友吗?没有的话,安颜很喜欢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林子默直视着远方的万家灯火,想起了某一个散步回来的夜晚,她指着上海的某一处居住区说:“以后,我也想要那样一盏灯。”他在她因为费尽心力依然无法挽回前男友而买醉大哭的那一刻起,就决定这一生都要好好保护她。

“有的。”

他平静的两个字,让安颜的心,有如听到春日里的第一声巨雷。她险些失衡,被连珏一手握紧。这个答案,让他始料未及,又惊又喜。

林子默平静地继续说着,脸上浮现一种,可以理解为幸福的笑容。

“我跟她是拍微电影认识的,在一起一年多了,虽然她像个大小姐一样,对我来说,她心无城府,是个有点霸道,但很简单的女孩子。”林子默说,“就好像,口感简单的柠檬茶,但有时,她也挺像冰糖雪梨,甘甜、清爽,喝久了会有点酸。”他说着,轻轻呷了一口杯子里变凉了的甜品。

安颜的笑容早就凝住了,然后一点一点地掉下来。她能听到他的话,不自禁放大了他话里的满足和幸福,那些对她来说都太致命了。无法名状,也无法想得清楚。她此刻真有些怪罪老天,这种安排太可笑、太过分了。

“有点累,我先下去了。”安颜努力保持冷静,从阳台护栏上跳下来,兀自走了。

连珏看着她,心有不忍。

“连珏,”林子默扭着头看着连珏,依然是温和如水的笑,说,“加油,安颜是个好女孩。”

也许,如果我先遇到她,可能也会爱上她。

爱情里有时差,没什么道理,都是命运的安排。

连珏收起了笑容,笃定地回答:“我会的。”

等待所有的声音都停响,林子默微笑着凝视着手机里苏小夕的照片,她总喜欢拍一些卖萌、扮萝莉的大头照,其实每一张照片都失真得厉害,她却依然乐此不疲,还把他手机里她的照片全部换成了类似的大头照。他唯一留下的一张她对着镜头清甜地笑的照片,那张拍得很好,做了她的来电大头贴。他想她了,就打她的电话,就会看见这张他心里最美好的照片。

“喂,小夕。”

“怎么了?”她那边很吵,有剧烈的电子音乐和女孩子们的笑声。

“你在哪里啊?”

“我们在打电动啊,哎呀,太好玩了,我们都不会玩,一关都过不了,”小夕笑起来灿若千阳,没心没肺的可爱,“你今天拍完了?”

“呃,明天就可以回来了。”

“那我明天去接你吧,”电话那头有人呼唤着苏小夕、苏小夕,她声音兴奋起来,说,“轮到我了,不跟你多说了,我要去杀个片甲不留,哇哈哈哈。”她在故作夸张的笑声中挂断了电话。林子默盯着切回到拨号界面的手机屏幕,淡淡地笑了。

小夕,没有我,你也一样可以过得很快乐吧。

可是,因为你,我变得没有以前快乐了。

那一夜他们三个都没睡着,连珏睡在客厅里,目光空洞地盯着电视机直到休息的画面平静地走着时间。安颜躺在三个均匀、此起彼伏的鼾声旁,睁着眼睛看外面投在天花板上的灯光。林子默靠在床上,阿泽不时说些含糊不清的梦话,让夜晚显得更加寂静。

“我睡客厅。”当连珏临睡前这样宣布时,林子默心里明白,他大概永远不会原谅他了。

有些人因着某些原因,永远无法成为朋友。哪怕他面对你时,笑容毫无二致。

安颜拿过手机,刷了一下微博,最新显示的几条里,有一条微博来自同楼男生。当初查到他的名字后,按图索骥,安颜获取了所有他的社交网络联系方式,但是她只设置了偷偷关注,现在虽然放下了,却没有特意去删除。

他说:可以的你,不可以的事,不可以说。

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大概搞不好,他根本就是有女朋友的人,所以才会在她靠近时却躲闪开。所有的疑问,输入这个答案后,都迎刃而解。只不过当初没看出来罢了,总见他一个人独来独往,跟同学都很少一起,以为他肯定是单身。现在想想,也许他有女朋友,女朋友不在南京。跟林子默一样。

想想也对,那么好的男生,没有女朋友才奇怪。

安颜拇指接着往下翻,连珏发了一个笑脸和晚安,安颜笑了笑,在下面回复他晚安。

再往下不远,看到了林子默今晚发出的微博,是一句法语,J"espère que vous êtesheureux,bonne nuit。安颜用翻译APP将它解译成中文是,我希望你是快乐的,晚安。

不知道是留给谁的,有些事已经不敢随意去猜测。

总在该自信的时候,放弃了属于自己的心意。却一直在不该胡乱意会时,一再对他人误解。从头到尾都是误会。

安颜把手机轻轻搁在床头柜上,像某种水陆两栖动物潜进海水里一样滑进了被子里。

窗外的那一片万家星光,现在只剩下一两盏,看起来分外孤独。

Bonne nuit,solitaire。

第二天一早,林子默醒来时,安颜和连珏都不在了。旷工一天的许萌买来了早点,随后要拍杀青戏份的男二号也到了,阿泽的帮手据说也要来。安颜和连珏消失得无影无形,不告而别。虽然她在之前的每一天都是这样,但他突然有些担心,这一别会不会就不再见了。

“今天暑期班有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们俩就先走了。”青青说。

林子默没说什么,端起豆浆喝了一口。

教室里的安颜一直精神不佳地趴在桌子上,今天的阳光收敛了很多,不拉窗帘也不会刺眼。她坐在靠窗的里面,连珏坐在外侧,忧心忡忡地看着她。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递给她的牛奶喝了、蛋糕也吃了,她平时话就不多,也从没有喜形于色的时候,现在看起来跟平日里一样,却又不一样。连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早上她默默地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拍了拍他的脸,看着他睁开惺忪的双眼,说:“我们该走了。”

连珏飞快地洗漱后,跟着安颜走出大房子,轻轻带上了门。

从醒来第一眼看见她,到此刻,她保持着平淡如水的神情,不喜,但也看不出悲。

他忍不住恨上了林子默,早该说清楚的一切,何必等到她陷进去了才宣布真相。不厚道。

说不好听一点,简直就是玩弄女性。

安颜趴着望向教室的窗外,十五楼而已,能看见南京城一大片的老居民楼,那些老旧的房子窝在城市中心的附近,总担心它们很快就会被城市化的脚步踏平。傍晚飞回来的鸽子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今天的戏很煽情,女主角要走了,男主角陪着她在南京城里他们一起留下美好回忆的地方走一走。他们最后一次牵手散步,走了很多地方,好像不会累一样。偏偏记忆那么丰厚,怎么回忆都好像来不及。最后女主角在曾经跟他一起千辛万苦才找到的藏在巷子深处的小吃店前痛哭。

他们努力了那么久才走到一起,从牵手到分手,又牵了手,本以为就可以长相厮守了,最后却还是不行。要走的,始终留不住。

林子默要抱着女主角,默默地流泪。

他不能挽留,也不能太悲痛,就好像每一次她要去飞一样。要让她安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完成自己的心愿。他会等她,一直等到时间催他赶紧走,再也等不到她为止。

这场戏是重头戏,导演说一定要让观众哭得死去活来的一场戏。安颜一直在期待这场戏的拍摄,现在,拍到哪里了,在江苏路还是梅园,抑或是紫峰大厦脚下?她只能坐在这个枯燥无味的教室里,看着高楼旁盘旋的那群白鸽。

挨到晚饭后,夕阳把白鸽染成金黄色,没课了,也好像没有哪里可以去了。

“晚上去看电影吧?”连珏提议。

“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吗?”

“去电影院看一下吧。”

安颜心里有事,也越来越着急,拿不出任何态度。坐下来看电影,恐怕压不过自己的心。

她刚想摇头否决,手机响了,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来,是许萌打来的。

“喂,许萌,怎么了?”

“你真的不过来吗,林子默晚上就走了。”

“几点的火车?”

“说是赶八点的火车,大家还在吃饭。”许萌犹豫地问,“你真的不见他最后一面了。”

这几个字彻底击垮了安颜努力修筑了一天的防线,她平静而笃定地说:“我来。”

这回答,让连珏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林子默的离开很简单,薛芬芬为了吃豆腐抱了他快半分钟,拍戏期间她分身无暇,现在像是要一口气把没吃到的豆腐都吃回来,阿泽和男二号,还有今天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主角也都点到为止地和他抱了抱,剩下的人都只跟他含蓄地握了握手,包括安颜,包括不会跟他拥抱的连珏。

“林子默,以后我这边有合适的角色,你还愿意来吗?”薛芬芬心虚地问,几天工夫就拍完全部戏份,这种强度之下还能合作的可能性太小了。她心想,估计又要多一个把她列进导演黑名单的演员了。

“好啊。”林子默笑着说。

在安颜眼里,这是他来南京的这几天里,唯一一次笑得这么放松。

“不是跟我说场面话吧?”

“不是啦,虽然确实很累。”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这离别的场景,前半段看上去并不伤感。

林子默拎起包,冲着大家说:“就不要送了,我在门口打个车就走了。”

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的青青被安颜的话挡住了,她说:“我送你吧。”

“我也去!”连珏连忙跟进。

安颜回过头,眼神明白无误地看着连珏,说:“让我一个人送吧。”同样,也说给在场的大家听。连珏看着她的眼神,不再坚持,失落地点点头,说:“那好吧。”

林子默没有拒绝,他终将面对,不想回避。

他们并肩走在房前的巷道里,每隔一段距离设置的路灯照亮辖下的一片,两盏灯都照不到的地方是如沟渠一样的黑暗。他们走在忽明忽暗的路上,脚步都很慢,却都没有说话。不时路过的风都默默无声。

原先看起来很长的路,走着走着,又那么短。私心期盼这条路能一直走下去,长到没有尽头。可是再长的路,也总会走完。再深邃绵延的巷道,总有终结延伸的巷口。巷口被灯光照出油画一样的黄,看起来一切都很美。

林子默伸手招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说了一声:“我走了。”安颜点点头,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开走前,向安颜微笑地挥了挥手。

她目送汽车在尾气中驶远,在泪水盈眶中不见。

小黎,后来我看了一部电影,里面有一句台词说,很多时候我们觉得遗憾,是因为不曾好好告别。我对同楼男生的遗憾的确因为此,但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跟林子默,算不算好好向对方告了别。

小黎,我站在路口看了很久,其实早就看不见了。我们终究没能留下再见的理由,我想,也许我跟他的相遇,是此生一期一会的美好。他大概不会知道,在他来南京的那几天,是我黯淡的这一年里最快乐的时光。

路灯下的安颜,孤零零的一个小身影,羸弱无助,站在阳台上用力凝望她的连珏按住心口一阵阵的痛。他不知道自己也掉泪了,多少年了,这些眼泪像久别重逢的老友,在他决定要坚强时收起了它们,在爱上她时,再忍不住。他会在被伤害中忍耐,但是爱情,一定是伤人伤己的事情。

这一年夏天的这个夜晚,他们站在各自的世界里瑟瑟发抖。

因为爱情,一定是伤人伤己的事情。

不几日,暑期学校的课程全部结束了,虽然远不是该离开的时候,也必须得暂时先离开。

“说句大俗烂的话哈,”连珏笑着说,“离开是为了更美的遇见。”

安颜笑了,说:“真是有够烂的。”

连珏放下手里的包,张开双臂,说:“抱一下吧,这次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

安颜微笑地看着他,没说什么,投进他的怀里。连珏合拢张开的双臂,就像一朵巨大的花保护着藏进花瓣里的蝴蝶。外面风吹雨打,花朵里面很安全。

“我一定还会再来的。”

安颜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从他宽厚的怀抱里出来,伸手摘掉落在他眉毛上的一朵小蒲公英。吹一口气,让它飞起来。

他们都望着越来越看不清楚的小蒲公英,没有说话。

连珏,我该对你说一声,谢谢。

没有遗憾,就不是人生。

我愿意,接受那些遗憾。

将来的事,就等将来再说吧。

喜欢《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吗?喜欢北西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