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都市真爱 > 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 > 第5章 南京,七月(3)

第5章 南京,七月(3)

小说: 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      作者:北西

“那就让我来成全你们去做鬼鸳鸯吧。”亲手盖上安颜的最后一滴血,还带头哼起了“非诚勿扰”里男嘉宾失败退场时那雄壮哀怨的配乐。

他们互相对视,幸好脸上盖着面膜,没人看到她红成一片的脸。

快三点时终于有人熬不住要去睡了,阿泽扔下牌揭了面膜走进了卧室,徐林跟着也进去了,青青和芬芬进了男生卧室隔壁的女生卧室,客厅里就剩下安颜和林子默面对着一桌狼藉。

林子默把牌具装好后,开始收拾桌上的垃圾,安颜跟着收拾桌上的零食和他们乱扔的枕头。不一会儿收拾好了,安颜说了声,我进去了。

“安颜。”林子默叫她。

安颜的心顿时怦怦跳动。她努力平复激动地转过身,说:“怎么了?”

林子默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脸,又指了指她的脸。安颜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把面膜揭下来。

她胡乱往脸上一抹,尴尬地说了声:“呃,晚安。”

林子默在三米开外的地方看着她,温和如风地笑了,点了点头,说:“晚安。”

安颜关上门,背靠在门上,努力平息着内心的狂跳。那一瞬间的感觉,好像,好像当时在热水房碰见同楼男生,他在她背后似欲言又止的停顿引起的慌乱心跳。她听见隔壁房门关上的声音,才慢慢地走到床边,巨大的床上,青青和芬芬已经入睡,此起彼伏地打着香甜的鼾。

她躺下来,一整夜几乎没睡,睁着眼想着心事,只在感觉到天有些微亮时才有了困意。

下课铃响起,连珏“喂喂喂”了几声才让安颜回过神来。

“想什么哪,不好好听课。”

安颜瞥了一眼他笔记本上写得满满的笔记,说:“他讲一学期了,所以,你懂的。”

“安颜,走不走?”许萌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早上其实也给安颜占了位子,只不过她跟从武汉赶来的以前的高中同学聊天聊得太高兴了,直到班里男生起哄她才发现安颜被那个从北大来的帅哥邀请过去坐,她也就不破坏人家的美意了。

“第一天上午就翘课,好吗?”

“反正又不考勤,而且你算是旁听生嘛,这么较真干吗。”许萌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看着她俩的连珏,说,“他们外地来的包吃包住还包车费,我们可什么都没捞着,走吧走吧,我昨天没去都怕会被薛导骂,并且我还急着去看看让阿泽都一见倾心的男主角呢。”

对话的后半句帮她下了决心,许萌帮着她飞快地收拾东西,趁着还没上课赶紧开溜。

“你就要走啊?”安颜回头看见连珏一脸不舍并且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抱歉地说:

“我那边还有事,你有问题就找其他工作人员吧,我也就是打个酱油。谢谢你今天给我占座儿。”

“那你下午来吗?”

“不一定。”

“明天呢?”

安颜想了想,说:“应该会过来看一下。”

“那我明天还帮你占座儿呗。”

“啊,不用了吧,估计明天没这么多人。”连珏被安颜拒绝,立即露出跟史瑞克里的猫咪那样泪光闪闪、楚楚可怜的眼神,安颜实在不忍心,说:“那好吧,谢谢你了。”

许萌拉了拉正跟连珏“十八相送”的安颜,说着快点快点,等下就上课了。安颜冲连珏抱歉地笑了笑,跟着许萌一溜烟跑出了教室。连珏目视着她消失在教室后门,就好像她昨天消失在合拢的电梯门里,脸上的笑慢慢收了起来。

她是第一次见到他,但他并不是。

也许她忘掉了吧,或者她压根就没注意过,一年前,在北大的一次学术交流会上,她跟着南大的老师一起出席了会议。会议上她一直专心地做着笔记,偶尔跟身边的老师交谈几句,可能是讲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她笑起来特别好看,大多数时间,她都扬着一双认真的眼睛听着会议发言人的报告。当时,他坐在她右手边四个位子的地方,因为她的出现,他无法专心,只能盯着她看,看着她低着头写字时头发垂在笔记本上,被她用手指优雅地捋到耳后。

安颜出现在连珏世界里的第一眼,美好到无法形容。

会议短暂,但日程很满,他之后在几次活动中偶然远远地见到她,换了几身衣服,依然漂亮清纯。可是直到会议结束,他都没有机会跟她说上话。

来南京参加暑期学校,他是带着必须遇见她的目的来的,庆幸来报到的第一天就遇上了,她摇身一变成了东道主,是暑期学校的工作人员。千里迢迢,终于不负所望。

她总是来去匆匆,然而现在已经不是一年前了,他现在有足够多的时间,看起来,老天似乎也给足了他机会。不可以再错过她了,还能再遇到,已经不容易。久别重逢的遇见,本身已是暗示。

他翻开笔记本的第一页,上面模拟着各种各样的字体写着安颜两个字。

安颜。

你以为是初次的遇见,总有一天会揭开谜底。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那个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北大帅哥,我今天一大早看到他,激动得都快要死掉了,”

许萌死死抓着安颜的手臂说,“真人比照片帅一万倍。”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我觉得还好啊,看起来特别阳光倒是真的。”

“很帅啦,不过人家好像是喜欢你,我,唉,”许萌装模作样叹了口气,说,“我就没办法啦,真可惜。”

安颜笑着就去捏许萌的脸,说:“你少来了,而且人家也没有喜欢我好吧。”

“都这样了,还不喜欢呢,你别装无知哈。”许萌斜了安颜一眼,说,“说真的,你觉得怎么样?”

“没什么怎么样不怎么样的,做朋友是没问题。”安颜说,“看起来人是挺好的,不过好像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么说你就是不喜欢咯,好的,这样我就又有机会了。”

“你一直都有机会……”

话没说完电梯“哐当”一声停住了,灯一闪一闪的,她俩吓了一跳,赶紧拉着对方的手,贴在电梯门上,安颜眼疾手快将楼层按钮全部按了一遍,几乎在她的手指离开那些按钮的同时,电梯开始飞速地往下坠落。许萌立即尖叫了出来。

安颜闭上眼时,看到了连珏的笑脸,一脸灿烂地朝她挥着手。

电梯在某一层楼停住了,门缓缓打开,耳朵半聋的安颜拖着吓虚脱的许萌赶紧跑出了电梯。许萌吓得腿软,靠在墙壁上大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没事了。”安颜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许萌哭着抱住安颜,说:“刚才吓死我了,我闭上眼就看见我妈,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生死一瞬,冲出脑海的画面,才是你最明确的在意。

安颜清醒之后想起刚才那一瞬间的反应,是连珏,怎么会是他。明明才认识不过三小时。也许是许萌一直在说他,所以才有那样的反应吧。她内心慌张地只能这样自圆其说。

两人不敢再坐电梯,从楼梯下去,走到快接近地面时,安颜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她犹豫是不是诈骗集团,让它响了一阵才接起来。

“您好,您是?”

“你没事吧。”

“呃?什么事?”

“我是连珏,刚才电梯里有女孩子的尖叫,然后听说电梯坠落了,我想起你就是刚下去的。”

“哦,没事,刚才确实是我们俩在电梯里,那电梯时不时就会坠落,但每次都是虚惊一场,不过我们都吓得够呛。”安颜说,“在三楼停住的,好险,我们就从三楼走楼梯下来了。”

“这么不安全,什么破电梯啊。”

“呵呵,我第一次遇到这事,这下圆满了,”安颜无甚所谓地笑了,说,“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在学员手册上找到的。”连珏想了想,把那些刚才要吓死他了之类的话都咽了下去,“呃,你没事就好,以后别坐那电梯了,那你去忙吧,路上小心。”

“嗯,好的,拜拜。”

“拜拜。”

安颜看着手机屏幕上还在计时的通话时间,知道对方也有等别人先挂电话的习惯,与其浪费电话费,安颜只得打破原则地先于对方挂断了。

“谁消息这么快?”

“连珏,刚被你那声尖叫吓坏了。”安颜说,“话说我刚才耳朵差点聋了,出来的时候还在嗡嗡响。”

许萌没在意她后面的话,自顾自地感叹:“唉,我又没机会了。”

安颜不置可否地笑笑,盯着屏幕上连珏的手机号码看了许久,不知道在犹豫些什么,停顿了几秒之后才将其存进了电话簿里。

小黎:

跟你说一件这样的事情。

有一次游泳的时候遇见了同楼男生,那时我们已经见过几次面,算是在我还没有察觉自己喜欢他的那个时期。很多人不愿意去学校澡堂洗澡,就会来游泳池先游个泳再去游泳池旁边的浴室冲个澡,所以很多来游泳的人都带着洗浴用具。他也一样。

我到游泳馆的时候他已经洗好了澡准备要走了,临走前端着他的淡绿色脸盆去热水龙头那接了一点热水走到下水口,撩起裤腿冲脚。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那个动作特别的可爱。可能那时候,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他。

今天,我认识了一个男生,从北大来的,叫连珏,人很阳光,留着现在男生都爱挑战但一不小心就会失败的圆寸。他是很适合这个发型的人,不像我班上有些男生勇敢挑战,结果把自己弄得跟劳改犯一样。其实到今天为止,我并不完全了解他是怎样的人,有些做派看起来浮夸、像个纨绔子弟,卖萌大笑装可怜,这些样子放在别的男生身上可能会让人觉得做作、幼稚、不靠谱,但他自自然然地做了,却并不让人觉得讨厌,反而,会感觉很舒服。你会觉得,他大概就是这么天真可爱单纯吧,他笑起来,像个孩子。我不了解他,但唯一能确定的一点是,他是个好人。换了从前,我一定会喜欢上他,只可惜,他好像来晚了一点。在他之前,我遇到了林子默。

如果说连珏是提神、醇香、耐人寻味的咖啡,那么林子默就是清澈见底、气质清新温和的绿茶。我既喜欢绿茶,也喜欢咖啡,而老天让我先遇到了绿茶,并且他是带着我对同楼男生的遗憾而来,我没有办法无视,反而感觉像是上天对我的弥补,是上天的意思。

有时候觉得老天的安排真有趣,在你连个思念的对象都没有时就放任你独自品尝孤独和心酸,仿佛永无天日,当他决定要结束你的这种状态时,却一口气给了你难以抉择的两个。连珏很好,但我更喜欢林子默。也许之前我还带着心防,毕竟他没有连珏那么热情主动、那么容易相处,但当他用反光板为我挡雨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逃了。他撑起的不光是没有雨的保护,更像是要圈住我的一个结界。

我心甘情愿地被他圈住。可能越说越糊涂,原谅我此刻太激动。我现在在青青家里,今天女主角也过来这边过夜了,许萌也在,阿泽还带了一个帮手来,还有只有几场戏却一直强调自己是男二号的男生也来了,晚上很热闹,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大家都睡了,可我睡不着,所以给你写这封信。

有些事情不需要讲得太清楚相信你也能够懂。

我和许萌逃了课赶到片场时,天就开始变阴了,大家都担心下雨会影响拍摄,所以都有些着急了。那场戏很重要,是男女主角被流言伤害后首次碰面,却偏偏女主角跟传闻中她劈腿的恋人男二号一起出现了,三个人在半米宽的小巷子里遇见。

拍了很多遍,换了很多机位,导演都觉得不够表达那种隐忍的伤心,阿泽觉得情节不对劲,觉得男女主角擦身而过后应该要一前一后都回头看,导演觉得应该同时回头,编剧则执意认为男主角被伤得那么重,不应该再回头。三个人各持己见,局面慢慢僵持住了。

眼看着要下雨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说服其他人。徐林同意阿泽的说法,一前一后回头,但都没看到对方,他的态度是反正不能同时回头,都回头就知道是误会了,后面的情节就说不通了。导演很认真地思考这个情节,她觉得其他电影里好像都是这么拍的,两个人同时回头,那样才有虐心的效果出来,她想表现明明相爱却不能再走向对方的不舍得。小黎,看到这里你肯定猜到了,编剧和导演又一次吵了起来。

这次争吵比以往哪一次都严重,编剧大声抱怨导演一意孤行,为了追求镜头不顾故事逻辑,导演指责编剧不懂构图不懂镜头表达,吵着吵着几滴雨就掉下来了,导演一着急,心一横就冲编剧大吼了一声,就按我说的拍,不拍就走人!编剧听到这话是气急了,直接回她,走就走!

当然,他们也就是吵吵,编剧没走,只是换到了另一个地方站着,不跟导演站在一起。导演宣布开机,拍到他们相遇的一个全景时,停了停,然后让林子默先回头,女主暂时不要回。换个机位,林子默把头转回来,女主又回了头,他们到底是没有看到对方。说实话,这样的处理,比两人同时回头要更加虐心。在讲故事上,编剧徐林还是更专业一点,也只有他能容忍导演发脾气而不尥蹶子。每次看到他们吵架,吵完了又尊重对方的意见,打心底里觉得这样才像是多年的老搭档。

林子默的戏份拍完了,雨下得有点大了,还好暂时有树挡着,雨滴被树叶过滤了一遍暂时掉下来的不多。下面就是拍女主角被男二号扶着慢慢离开,他们要停一下,男二号和女主角有两个回合的对话,说完男二号放开女主角,让女主角一个人先离开了。

我站在树下面架着麦克风,雨滴滴答答地落在头顶上,在一边打灯光的许萌笑着抱怨好恶劣的拍摄环境。没事做的林子默手里拿着暂时不用补光的反光板向我走过来,我以为他是过来躲躲雨,没多想,专心盯着正在演戏的那两个人。

女主角说:“谢谢你陪我演这场戏。”

男二号说:“也许我们可以假戏真做。”

女主角说:“我很爱他。”

男二号说:“我知道了,其实,一切都不算太晚。”

我看得入神,据说其实女主角在现实生活中是真的喜欢男二号,可是男二号有女朋友了,所以她只能作罢,只能坚守在朋友的位置上,这一次是听说男二号会出演她才最终确定接这个角色。女主角对他用了真情,他们说这些跟现实情况相反的台词时,看得人很心酸。

林子默毫无征兆地举起了手里的反光板,遮在了我们俩的头顶。小黎,从感觉到有东西从后背升上头顶,到雨水停止落下的那一瞬间,我的全部注意力立即从演戏的那两人身上移开了。我没有回头去看他,是我不敢在那个情绪下与他四目相对。

他也许无心之举,我却明明白白听到了心防破裂的声音。一声脆响,我再无法对他设防。

他今天拍戏,穿着阿泽借给他的紫色衬衫,很好看,如此近距离地靠近,我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开来淡淡的香水味。比以前,似更好闻,更亲切,更熟悉。我想,如果之前只是喜欢,这一刻之后,我对他的感觉正式到达了爱情。

小黎,我好欢喜。

我以为一切开始有了变化,拍完了戏,收拾东西,他的每一个看似寻常的举动都似有其他端倪。他让我拿轻便一点的反光板或者麦克风,自己接过我手上的灯箱和三脚架,拉开我,自己走到人行道外侧……我不想去推诿任何,只想着顺着其发展,渴望能到达我心念的地方。

坐下来吃晚饭时接到连珏的短信,他说,等了一下午你没来,好伤心呀,现在一个人吃晚饭,更伤心了,呜呜呜。我不去设想他经过了怎样的一个下午,大概心里满了就无法腾出空间去关心其他。思来想去,不知如何回复。

心里却好像有些乱了。

有些事情不去想不代表能不想,在沉默时,总忍不住想到他一个下午的傻等。

或许是感同身受,或许是不忍伤害,他那样的男孩子,没人能够忍心对待。重新解锁手机,回复他,好好吃饭,明天见。

片刻,他回,说好的啊,明天一定要来哦。

小黎,我这样子做,会不会很贱,很不上道,很过分?

我以善良的名义避免伤害,却好像迟早会造成伤害。

小黎,路口左右,我该如何选择?

你的 安颜

七月

喜欢《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吗?喜欢北西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