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婚姻家庭 > 娘要嫁人 > 第35章

第35章

小说: 娘要嫁人      作者:严歌苓

“不知道。”王方哭着说完此话,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信交给齐之芳。齐之芳拧开床头灯,急切地阅读着。读完以后,齐之芳愣愣地坐在女儿身边半晌,方用颤抖的胳膊搂住了王方瘦弱的肩膀。

齐之芳宛如叹息般地说道:“赵云翔他知道带走了孩子,就带走了你的心、你的魂。你早晚会屈服。”

王方却犹如发誓般地说道:“他错了。我可以跟他在法庭上争夺孩子。反正我不会稀里糊涂地回去,再跟他从头来一遍。噩梦似的,再这样下去,我会没命的。”

齐之芳紧紧地搂住女儿,慢慢地说道:“这我就放心了!我就怕你上他的当。”

“妈,云翔不是坏人,可是为什么……”王方想起赵云翔对自己的好与坏,一时不免百感交集。

齐之芳冷静地对女儿说道:“赵云翔,他虽不是坏人,但是个疯人!他得让医生对付他,给他吃药,你犯不着把命搭进去治他的病。你也治不好他!”

王方点了点头,道:“妈,我知道!”

“你可不能再听他的花言巧语了啊?”齐之芳见女儿的心思似乎又有点动摇,连忙又用话给她打了一个预防针。

王方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道:“不会的!假如我还那么傻,看了这封信就会找他了。”

母女俩相依而坐。

清晨齐之芳端着便盆从里屋出来,轻轻地打开门,走了出去。她还没走到公共厕所门口,便看到儿媳孙燕猛地从自家的门里冲了出来扶着墙一阵阵干呕。

“怀了?”

“嗯,怀了。”

在简单的两句对话之后,齐之芳瞬间便因为儿媳妇怀孕一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之中。

也就在几日前,齐之君的前妻小魏忽然跳出来跟齐之芳一家为了齐父、齐母留下来的房子归属权发生了纷争。小魏手持着也不知道她怎么在齐父、齐母生前骗来的所谓遗嘱,口口声声地说齐父、齐母在生前时曾留过话,说在两人死后他两人的房子就归他们的孙子--小魏的儿子--牛牛所有。齐之芳一家对此自是不干,结果争来争去争到了去法院对簿公堂,不想法院却认为这套房子是齐父、齐母单位分给两人的宿舍,齐父、齐母生前并未购买该房子的产权,所以这套房子在两人死后应该归还两人单位所有。齐父、齐母单位的领导听说自己单位忽然平白无故地多了一套可供分配的房子,自是高兴坏了,没两天便带着房管局的人上门,把住在里面的齐之芳大儿子王东一家和小魏一家一股脑儿地赶了出来。

由于王东媳妇孙燕家住房一向特别紧张,王东便只好臊眉耷眼地让母亲齐之芳在家的外屋里拉了一道帘子,就此凑凑合合地带着孙燕在帘子后过起了他们的小日子。

齐之芳怜爱地看着孙燕。

孙燕其实吐不出什么,就是难受,她大口喘息着,站起来,看见婆婆齐之芳,擦了一把嘴巴,然后强笑着说道:“妈,你要当奶奶了。”

“好,好,”齐之芳敷衍着说道,“我是过来人,一般都是早晨难熬。”

孙燕却道:“其实在医院检查那天,我真的希望医生检查出来的是胃病,而不是我怀孕。”

齐之芳摇了摇头,对孙燕道:“傻丫头!宁愿得胃病都不要孩子?”

孙燕苦笑一下,不作声了。

“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在经过一番的震惊过后,齐之芳想到又要有一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小生命在不久后呱呱坠地,内心到底还是非常欢喜的。

“妈您别提吃的,一听我就想吐!”孙燕说完便眼神黯淡地走进了齐之芳家的外屋。

孙燕回屋还没多久,齐之芳便端着一大碗热腾腾的豆腐脑敲开了孙燕屋的门。

孙燕从脸盆架子前面转过脸,撒娇般地说道:“妈,我什么都吃不下!”

齐之芳是过来人,自然知道一个女人在害喜时胃里翻江倒海似的难受,她连哄带骗地对孙燕说道:“孙燕过来,乖,尝两口啊!豆腐脑里我搁了酸菜末儿,可香了!”

“您自个儿吃吧,我不想吃!”

齐之芳伸手把孙燕拉到餐桌旁,小心翼翼地扶她坐下,道:“行,你就尝一口,不好吃就给王东吃,好吗?”

孙燕坐下来拿起勺子,舀起豆腐脑,皱起眉头,不情不愿地往嘴里送。

齐之芳充满期待地看着她。

结果孙燕吃了第一口,竟又迫不及待地去舀第二勺,道:“真的挺好吃的!”

齐之芳在一旁,笑着说道:“我就知道!怀孕都是这样的,说是不想吃,吃开来胃口吓死人!记着啊,从今天起,想吃什么就跟妈说,妈没别的本事,弄吃的在邻居里头都数一数二!再说,我也不是光喂你,我还喂你肚里那小东西呢!”

齐之芳的这番话,听得孙燕不由脸上一阵愁云惨淡。她轻轻地把豆腐脑推到了一边,叹了口气道:“妈,我还是想做人工流产手术--”

“你说什么?”齐之芳刚刚上完夜班的儿子王东,此时刚刚在屋子帘子后面的简易床上睡下,一听孙燕此话当即噌地一下不管不顾地穿着短裤跳了出来。

“我问你刚才说什么屁话!”王东凶巴巴地一步步向自己逼来,孙燕被吓得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齐之芳用身体横在王东和孙燕两人之间试图拿出做家长的威严:“唉,王东,不许说粗话!”

躲在齐之芳背后的孙燕委屈地道:“妈,他就是这么个糙人……”

王东指着孙燕对母亲道:“她昨天夜里就跟我说了一通浑话,说孩子怎么这么碍她的事儿!我好不容易把她劝好了,今天又来了!”

“你说,你说,你还说--”孙燕听丈夫在人前竟然这样斥责自己,当时也不干了,她哀哀惨惨地说道:“我一宿都没睡,就是想着孩子生下来怎么办!帘子能隔得住孩子的哭声吗?小天在里屋哭,我这儿都睡不着!以后小天一哭,吵醒小的,小的也哭,大的就更停不下来了,咱们还活不活了?”

王东却道:“你想的是你自己!想着你还活不活了,我们都能活,就你活不了,你是金枝玉叶,千金小姐!”

齐之芳见两人越说越僵,怕孙燕一急之下动了胎气,忙伸手推了王东一把,道:“王东!你再说我可跟你急了啊!”

王东见母亲已经要发火了,只得努力地强压着心里的邪火,尽量心平气和地说道:“孙燕,我也知道本来我们是不打算近期要孩子,可是孩子已经来了,你要杀了他,我就不能让你杀!再说了,谁都养得了孩子,要饭的都能把孩子拉扯大,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我吃糠咽菜,拉棍要饭也要把孩子拉扯大!”

孙燕却道:“王东,你这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咱俩凭什么要把他拉扯大?凭什么要让他吃糠咽菜?你吃糠咽菜就有权利让孩子跟你吃?你没有权利!自己过得跟牲口似的,就没有资格养孩子!”

王东怒道:“怎么过得跟牲口似的了?”

孙燕冷笑:“就比牲口多一层帘子!牲口配种不需要拉帘子!”

王东冷嘲道:“你刚才还嫌我糙呢?你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

孙燕头一甩,道:“反正我绝对不要这孩子。”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孙燕的话,听在齐之芳的耳朵里句句带刺。齐之芳痛心地看着儿媳但又不能发作,反而还得好言相劝道:“孙燕,家里是挤一点儿,不过家里都是疼你爱你的人,谁也不会嫌弃孩子吵闹……”

孙燕却毫不领情地抢白道:“妈,这是挤一点儿吗?王东她姥姥死后,她们单位就三天两头地跑到家里要收房,现在还闹到了封房打官司的地步。搞得我和王东现在的日子过得跟游击队员似的,只有在我爸妈去弟弟那儿看孙子时,才能寻个睡个宽敞觉的机会。剩下的时间,只能拉挤得我们好多行李都没法打开!王方的孩子眼看大了,再过半年就该满地跑了,那就不止是弄坏一个东西,像我们的体声录音机、电视机,弄坏了就是上千!”

王东眼睛一瞪,道:“谁弄坏你的东西了?”

孙燕道:“前几天,王方就弄坏了我的一个电卷发器!”

“就那个破玩意儿,也值得你斤斤计较!”王东不屑地说道。

孙燕道:“那你给我再买个一模一样的破玩意儿去呀!看我这头发,都没法收拾了!”

“孙燕,这事我去跟你们戴总说,请他再买一个新的给你。”齐之芳沉下脸,收拾着桌上的碗盏。

不想孙燕在听完此话后,仍继续说道:“妈,您怎么不明白呀!我不是冲那烫发器来的,我就是摆出事实,证明现在要孩子的困难!”

齐之芳不知道无力改善孩子们生活的自己,应该如何回答,只好端着碗盏走了出去。

王东急眼了:“我反正跟你挑明了,孙燕,假如你非得做人工流产,我们就离婚!”

孙燕冷笑道:“吓唬谁呀?”

跟王方一起住在里屋的王红突然从里屋冲了出来,她眯着眼睛皱着眉头道:“你们别吵了!过几天我就去省里,到美国领事馆签证。然后我远走高飞,腾出地儿给你们生孩子、养孩子。还有,妈和戴叔叔也八九不离十了,很快嫁给戴叔叔,什么都碍不着你们的事儿了,这两间房子,怎么也够你们过日子了吧?”

孙燕冷冷地一笑,道:“王红,听你这口气,我是特别稀罕这两间屋是不是?”

王红皱眉道:“我这是息事宁人,怎么又冲我来了?你们知道王方有多难,她回到娘家来住是不得已的……”

孙燕语带讥嘲地说道:“你可真逗,王红,我没说不准王方回娘家来住,我有权利让谁住不让谁住吗?我只不过搞自己家的计划生育呢!”

王东仍企图跟妻子讲理:“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就不该生孩子?妈过去不是在这两间房里把我们兄妹三人生下来,又养到这么大的?你们家比我们家地方还小,你和你弟弟不也都长挺大的个儿?”

孙燕苦着脸委屈道:“都怪我们家王东他自己没本事,回来挤你们,我有什么办法?早知道我就留在省体校了,工作不称心至少有一套小单元……”

此时,王方却轻轻地出现在他们身边,拎着里面露出婴儿用的毯子、被子之类的大包小包,无声无息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正在厨房里,心不在焉地收拾着餐具的齐之芳从窗子看到王方的身影,一边一个包,不胜其累地走过去。她吃了一大惊,转身出门朝王方的背影叫喊道:“王方!你去哪儿?”

王方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回过头惨惨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我回赵家去。”

齐之芳焦急地嚷道:“你回来!”

见王方仍在原地站着不动,齐之芳走过去,挽住女儿的手,道:“你要走也得跟妈说一声啊。”

王方沉默着。

齐之芳连拖带哄地把王方带进自己的厨房棚子。

进了厨房棚子,齐之芳正要说什么,王方却用自己的眼神制止了母亲。

王方道:“妈,我知道您要说什么,说什么我也要走。不管怎么样,云翔家没人嫌我多余。云翔爸爸对我总是挺慈祥的。我越来越体会到您年轻时候的感觉。嫁出去的女人就不该再回到娘家搅和。有时候,我甚至想可能小魏舅妈原先也不那么恶毒,就是让环境给逼的。我不想看着环境把孙燕也逼成那样。孙燕其实是个挺好的女孩儿,我从小挺崇拜她的……”

“万一云翔再犯浑……”齐之芳担心地看着女儿王方。

“不是万一,他肯定会犯浑。我对他毫不抱幻想。”王方凄然地一笑道。

“那你为什么要自投罗网?”齐之芳奇道。

“我不想看着挺好的人都撕破脸,最后都变得特丑恶。”王方话里带着无尽的忧伤。

齐之芳叹了一口气,最后只得道:“也许我们可以让你戴叔叔想想办法……”

对于齐之芳的这个建议,王方选择沉默不语。

“咱再想想办法,什么都比跟个疯子生活在一起强……”齐之芳道。

王方慢慢地摇了摇头,道:“什么都比自尊心受践踏强。什么都比看着一家人自相残杀强。”

“妈,我走了。”王方推开了母亲的手。

齐之芳垂着头,听着王方走出去,她没有目送,甚至没有眨眼。

在齐之芳回到屋里的时候,孙燕和王东之间的冲突还没有结束。

喜欢《娘要嫁人》吗?喜欢严歌苓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