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婚姻家庭 > 娘要嫁人 > 第7章

第7章

小说: 娘要嫁人      作者:严歌苓

齐之芳见李茂才没品味出自己话里深层次的意思,正待把话直接跟他挑明。谁知王红却在此时不声不响地走到了王方罚站的墙角,用小手把王方推到一边,自己笔杆条直地站到了姐姐王方刚才所在的位置。

李茂才和齐之芳见到王红此举不免皆是一愣。

李茂才走到王红身边温言劝慰道:“王红,姐姐刚才打你,李叔叔让她反省反省,小家伙,你没事跑到这面壁罚站,又算怎么一回事啊?”

王红扭过头一脸愧疚地看着李茂才,道:“王红反省,王红不乖。”

轻轻地用手刮了一下王红的鼻子,李茂才笑了,他爱怜地把王红抱起来,道:“王红怎么不乖了?”

“王红说李叔叔是小铃铛。”王红有点惊、有点愧地将自己的小脑袋埋进了李茂才宽阔厚实的胸膛。

“小铃铛是什么呀?”李茂才的脸色未变。

“是电影《花儿朵朵》里的--”

“什么?”

“一个木偶。”看着母亲齐之芳投向自己带有愠怒之色的眼神,王方明白自己刚才多嘴了。

李茂才的脸沉下来了,他轻轻地把王红往地上一放,便走进了大卧室。

王方、王红两个孩子虽然没有完全搞清两人到底错在哪里,但眼见着母亲齐之芳满脸烦躁与阴郁,都相当自觉地走到墙角边面壁反省,边不时偷眼观察齐之芳阴晴不定的脸色。

齐之芳眼见着再这么晾着几个孩子到底不是个事,便走过伸手在王方、王红的背后分别推了一把,小声道:“行了,都别站那儿了。警告你们,以后再听你们瞎编派李叔叔,妈妈可要发大脾气了啊。好了。”

王方、王红两人顿时如蒙大赦般两颗小脑袋鸡啄米似不断点头称是。

警告完两个孩子,齐之芳正开始考虑自己该如何进屋化解李茂才的心结,谁知李茂才却忽然把自己的头从大卧室的门后伸了出来,并且还扮了个可笑的鬼脸。

“小铃铛现在摇铃了啊,叮铃叮铃,排排坐,发糖果了!都愣着干什么,快坐好啊!”李茂才从背后拿出一个纸包随手打开,只见里面皆是几个花花绿绿的糖果。孩子们的情绪瞬间从谷底一下跃上了高峰。

齐之芳看着李茂才满脸慈爱地给孩子们发糖的情形,她忽然觉得这男人或许真有为她和她的孩子们撑起一片遮风避雨的天空的可能。

吃过晚饭,齐之芳一家人在李家院子外散步。三个孩子笑笑闹闹地走在前面,当哥哥的王东和当姐姐的王方拉着王红的手,不时把她拎起,让她向前“飞”上一段。王红被逗得不断地咯咯直笑,引得走过的行人不由驻足观看,惊讶于像李茂才和齐之芳这样老夫少妻的家庭组合竟然也可以生活得如此其乐融融。

“谢谢你,老李。”齐之芳轻轻地用皮鞋踢开一块路面的碎石。

“谢我什么?”

“你不知道啊?”齐之芳娇俏地看了李茂才一眼,“好,那就不谢了!”说罢便背着手窈窈窕窕地做势仿佛要自行向前走去。

李茂才见状忙伸手揽住了齐之芳纤细的腰肢:“谢得拿出实际行动。”通过手掌心传来的弹性,让李茂才不免暗中赞叹已经生过三个孩子的齐之芳竟然还尤物如是。

齐之芳让开了李茂才的手,脸上一红道:“你就知道这点行动!”

李茂才豪笑道:“现在你躲我,等我把你娶到洞房里,看你还往哪儿躲!”

“小声点!讨厌!”齐之芳的脸更红了。

“说真的,什么时候跟我进洞房?”

“你拿主意吧!”齐之芳不仅暗叹李茂才到底是个不会说话的老粗,竟然将求婚这种男欢女爱之时最浪漫的事,生生地搞得跟拉牲口配种一般。

“那咱们下礼拜一就去登记,好不好?”李茂才道。

“这么急?”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事到临头,齐之芳到底不免心内忐忑。

李茂才却一语双关地说:“这事儿不急什么事儿急?你肚子眼看就大起来了,得让这小东西早点听到这个老爸爸的声音,是不是?”

齐之芳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语气幽幽地道:“那也还是太快了。等我生下这孩子再说吧--”

不料李茂才却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孩子得生在他未来的家里,生在他未来的父亲身边!”

“人家该说了:王燕达才走了多久啊--”被李茂才几句话勾开心事,齐之芳彻底乱了。

“你是为了王燕达的孩子能早点过上好日子,我要是王燕达,在九泉之下,只会高兴!”

齐之芳宛如一只受惊的小兽般哀求李茂才道:“再等两个月不成吗?”齐之芳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李茂才的爱如此望而却步。

“还得留出一礼拜来,让单位给开介绍信;还得照照片吧?照片洗出来,放大,上色,得有一阵吧?那怎么也到下月了。”

“那再等一个月,好吗?”

“你到底是等谁啊?”

齐之芳有些不悦:“说什么呢?”

“下个月啊,你这肚子就该这么大了!”李茂才见齐之芳对自己的话听得似懂非懂,甚至还露出一种防范的神色,只好又补上一句道:“咱俩早点结婚,我就能跟别人说,这孩子是我的!”

李茂才的话,说得齐之芳又感动又内疚,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粗糙的男人竟然一时傻在了原地。

李茂才却哪里搞得懂齐之芳玲珑剔透的心思,嘿嘿一笑挠了挠头,便将齐之芳使劲一把揽在了怀里……

走在两人前面的王东回过头,正巧看见这一幕,青涩少年的眼睛中不免再次翻过一阵难言的酸涩心情。

齐之芳母子几人和李茂才各怀或喜、或悲、或茫然失措的心情,不知不觉走到了公交车站。

几个人等车时,齐之芳和李茂才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互相交换着可有可无的闲言碎语,王东、王方、王红三个孩子便自行走到站台边缘玩起了通过观察电线变化推测有轨电车何时到达的游戏。

三个孩子盯着纵横交错在马路天空上的电缆线,露出了单纯而专注的神情。

电缆线开始晃动。

“车来了!”王方兴奋地叫道,为了跟自己现实生活无关痛痒的事而兴奋,算得上一种孩子们的特权。

“没有啊。”王红放下自己抬起的头向路两边望了望。她没看见有轨电车。

王东疼爱地摸了摸妹妹王红的脑袋,笑道:“王红,看见那根电线没有?”

“啊。”

“它在动是不是?”

王红瞪大眼睛盯着电线,使劲点点头。

“那就证明一辆电车马上要到站了!”王东道。

王红再次往马路拐弯处看去,果然看到一辆有轨电车轰鸣着开了过来。

“车来了!车真的来了!”王红拍着小手,高声地叫着。

“妈,快点儿!车来了!”王东招呼齐之芳道。

齐之芳听见了王东的招呼,转身对李茂才道:“老李,那我们走了?”

“芳子,你别忘了明天就到你们单位开介绍信!”李茂才再次嘱咐了齐之芳道。

“唉。”齐之芳随口答应了一声,转身向电车跑去。

李茂才见状急得大叫了起来:“别跑,芳子!就你这身子怎么还敢跑?”他的体贴不由让齐之芳心内一热。

跟李茂才在一起的太平日子,虽然全无浪漫的感觉,但是却给了齐之芳一种久违的踏实感,让她不知不觉渐渐地回归到亡夫死前的静好岁月中。

齐之芳开始又一次像以前一样隔三岔五地在晚上跟邮电系统的众文艺骨干分子,在邮电职工俱乐部排练起合唱,享受其静水深流般日子中的些微轻松。哪知在某一日排练结束后,突如其来出现的戴世亮,却在排练现场的门外将齐之芳堵了个正着。

再次见着戴世亮的时候,齐之芳正混在一群说说唱唱的女合唱队员中从门里走出,兴致颇高的齐之芳本来正在哼唱着什么。但一见戴世亮向自己走来,便顿时一下子就哑了。

“芳子。”戴世亮的嗓音跟以前相比多少有点嘶哑,仿佛自他上次跟齐之芳不告而别后在精神上已经承受过了一世沧桑。

“你们先走吧!”齐之芳略一犹豫,到底还是作别了众女合唱队员留了下来。

“那是谁呀?”

“英俊骑士嘛!”

“再见啊!帅小伙。”女合唱队员带着她们打趣戴世亮和齐之芳的言辞渐行渐远,在她们走后,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齐之芳和戴世亮还有漫天的星光存在。

戴世亮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宛如叹息般地说了一声“走吧”。齐之芳似在梦里般顺从地跟着他往俱乐部的一侧走去。直到一阵清风拂面,齐之芳方才大梦初醒般明白,自己早就没有了跟戴世亮继续走下去的理由。齐之芳站在原地,心很疼,宛如自一场旖旎春梦中醒来般的心疼。

“我的人力车停在那边。”戴世亮的声音在齐之芳身前不远处的黑暗中响起。光影撕扯着他匀称的身体曲线,勾勒出一个俊秀、斯文男子的形象。

齐之芳抬眼看了戴世亮一会儿,又一会儿。最终还是垂下目光,转身往回走去。

“芳子!芳子!”戴世亮转身向齐之芳离去的方向追去。

齐之芳慢下了自己的脚步,放任戴世亮追上来。她停住,转过身。等戴世亮再看见齐之芳脸的时候,他面前的这个女人,脸上已经有了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平静。

“我让人转交给你的粮票、邮票以及其他购物券,你都收到了吧?”齐之芳的声音冷冷的。

“收到了。”

“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呢?”

戴世亮无语。这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没道理的,比如爱情,比如人生,比如此时此刻这对被命运捉弄的男女。

齐之芳的声音更冷了,她定定地看着戴世亮道:“是不是有这么一种人,叶公好龙,爱上哪个女人,老远地把她当花看看,反正看看是免费的,也不必负责任。一旦让他负责任了,他就吓跑了,还是跑得远远的,再把她当花看。”齐之芳向戴世亮站的位置前行一步,脸上有股女人受伤后迸发出的狠劲:“那你看吧!”

戴世亮不敢直视齐之芳的目光,他低下头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你就不容许人家矛盾几天吗?”

“你矛盾完了?那黄花菜也凉了。”

“没凉。”戴世亮的话,让姿态上本就像一个孩子的他,此时更像一个孩子。无助、慌乱、渴爱!

“你没凉,我凉了。那天我到电视机房,看你跑得连影子都没了,我心就凉透了。”齐之芳的言辞虽然还是冷冷森森,但是语气的曲折处却没了刚才的坚硬。对真爱过的男人,女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会有一份怜惜的意思在,哪怕这个男子的所作所为曾经深深地刺痛过这名女子的心。

“你要是嫁给那个人,以后有你心凉的时候。”

“看见我过上好日子,难受了是吧?”

“你管那叫好日子,我才难受。”戴世亮伤心地扭过头去。谁都看得出来,盘踞在脸上的痛苦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一目了然。

齐之芳赌气般地一下撩开自己身上的男式风衣,拍着小腹对戴世亮道:“那你看见他怎么样?心情特好?特别想给他当爸爸?”

“别这样,芳子,你不是那种粗俗的人。”戴世亮的声音因为激动有点变形,带着一种狼受伤后嚎叫般的伤痛。

“告诉你,我从里到外就没一个高雅细胞。我就配嫁给老李那样的人。人家不嫌弃这孩子,巴不得当他的爸爸。你呢?还不知道我怀没怀上,就吓跑了!”

戴世亮再次沉默了,是那种愧疚的沉默。

齐之芳却显然不想就这样放过戴世亮,她继续抢白道:“本来我只想跟你在一块儿,我一无所图。现在我跟了他,特别明白我图的是什么。看来做女人也跟干革命一样,要坚定方向。有所图才会有方向。”

“你说服不了我,你也别想说服你自己。”戴世亮的神态就像一个溺水的人紧紧地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那你就走着瞧。”齐之芳从戴世亮面前走了过去。

戴世亮以为她会回头,但是齐之芳却没有。

喜欢《娘要嫁人》吗?喜欢严歌苓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