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45章 我心爱G姑娘(3)

第45章 我心爱G姑娘(3)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戒指来到成璐手里,它的魔力更加爆发出来,一环一环炫目的光飞出,让太阳也自愧暗淡。突然,成璐眼里的光亮出人意料地熄灭了。

戒指像一圈铁环掉在地上。

眼泪从成璐眼角又滚落下来。

“不,我不要!”成璐大声吼道,哇地痛哭起来。张哲端惊惶地拾起戒指,再次送到成璐眼前。“求你啦,接受吧!”

成璐哭得更加厉害了,两肩战栗。

“不,我不要!我戴不了了,我马上就要死了。”她扑倒在张哲端肩上,用手不停地捶他。“你怎么不早给我呀?你怎么不早给我呀?

我现在戴不了了,我马上就要死了。”

“不,你不会死的,你会好起来的。听话,亲爱的,你会活得好好的,我向你保证。你说过你要嫁给我的,你不能反悔。求求你,嫁给我吧,做我的新娘。”

张哲端抓住成璐的手,任凭她怎么挣扎就是不放,然后费力地将戒指戴在她的中指上。“瞧瞧,多漂亮呀!”

“不,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能要,你给别人吧。”成璐生气了,挣脱张哲端,拽下戒指往他身上一甩,转身向住院部大楼奔去。

成璐回到病房,累得不行,倒在床上直喘粗气,见张哲端进门,头转向一边不理他。

“让你慢点你不听,累坏了吧?”张哲端跟成璐开玩笑。

“少管闲事!”成璐气还没消,装着睡觉不理睬他。张哲端拉过被子给她盖上,成璐没有拒绝。他不再言语,静静地守候成璐休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成璐一动不动,呼吸渐渐均匀,她竟然睡着了。张哲端凑上前瞧了瞧,轻轻唤了声。成璐没有反应,他留下一张条子出门了。他要给成璐煲点汤来喝。他似乎听人说过,莲子甲鱼汤对子宫癌患者有好处。

进了城,张哲端走进一家中药铺,请教坐堂问诊的老中医,果然是莲子甲鱼汤。接下来的时间,他跑了两个农贸市场,总算买了白白的莲子和鲜活的甲鱼,然后找到一家小餐馆,高价请厨师帮忙煨汤,接着去超市买个保温桶。提着保温桶回餐馆的路上,经过工商银行门口,他忽然想到成璐又是做手术又是化疗又是住院,经济上一定不会宽裕,于是踅进银行新开了一个账户,从工资卡中转了5万元进去。

再回餐馆,汤煲好了,香气四溢。付了钱,谢过老板,张哲端立即往肿瘤医院赶。回到病房时,成璐已醒,脱去大衣,斜靠在床头编织围巾。

“哟,宝贝儿,你醒啦?”

“我本来就没睡着,逗你玩的,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偷偷摸摸溜了,哼,你去哪里了?老实交代!”成璐撅着嘴,娇嗔地责怪张哲端。

“是吗?你应该去做演员才对,装得跟真的一样,把我都蒙住了。

我出去给你煲了点汤,来来,趁热尝尝。”

张哲端揭开保温桶盖,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成璐倾身过来,鼻子深深地吸了下,惊喜地叫道:“哇,好香!什么汤呀这是?”

“莲子甲鱼汤!你没喝过吧?医生说了,喝莲子甲鱼汤,滋阴补气、开胃健脾。来,我来喂你!”

张哲端倒了一小碗,端到成璐面前。成璐听话地把嘴伸了过来,让张哲端一汤匙一汤匙地喂,一边咀嚼一边赞叹“好吃,好吃”,馋得张哲端大吞口水。

成璐乐得直笑。“要不你也来两口?味道太美了。”

张哲端摇头。“这怎么行呢,给你煲的汤,咋能我自己喝呢?”他忽然想起成璐母亲,问她:“咱妈呢?怎么没见着她人呢?让她也喝点吧,我汤煲得多。”

“我让我妈今晚住表姐家,她好久都没彻彻底底睡过一晚了。今晚我安排你值夜班,你没意见吧?”

说话间,一滴汤水溢出口来,挂在成璐嘴角。张哲端赶紧抓过一张餐巾纸接着。

“为你效劳,是我的荣幸。别说是一晚,就是百晚千晚,我都非常乐意。”

“只怕你说得到做不到哟。”

张哲端拍拍胸口说:“你不信?等我北京出差归来,你瞧好了。

我张哲端说到做到,决不放空炮。”

成璐笑得阳光灿烂。张哲端伺机说道:“亲爱的,我求你了,让我来伺候你吧。”

“有你这番心意,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成璐发现被张哲端转移了话题,瞪着他厉声吼道:“别打胡乱说!”

“我是诚心诚意、心甘情愿的。”张哲端一脸诚恳。

成璐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是诚心诚意、心甘情愿的,那又怎样?我不诚心诚意、心甘情愿,怎么地?”

喝完汤,成璐拿起针线继续织围巾,神态悠然自得,嘴里哼着:

“春天里,那个百花香,郎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

张哲端将保温桶盖上盖子,抓住成璐的手,拿开围巾劝道:“休息一会儿,才喝了汤,休息会儿再织,我们聊聊吧。”

张哲端蹲在床边,举着成璐的手,一寸一寸地抚摸。成璐索性放下围巾,偏着头看他。四目脉脉地对望着。成璐眼睛渐渐潮润,闪闪发光,继而秋波荡漾。张哲端起身悬坐在床沿,缓缓倾过身去,撅起嘴轻啄成璐眼中的泪珠。

成璐没有反抗,任凭张哲端为所欲为。

张哲端越来越大胆,从眼到脸到嘴到耳到颈一路吻过来,吻得成璐咯咯直笑,“痒死我了痒死我了”,说着搂住张哲端的头摩挲、亲吻。

情到深处,张哲端飞快地掏出戒指,抓过成璐的右手,戴在她的中指上。

等成璐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她挣扎着欲取下戒指,被张哲端死死地抓住不放。

“放手,你不能这样好不好?乘人之危,你不坦荡。张哲端,你不能这样。快放手,不然我真生气了。”

成璐面露愠色,张哲端痴心不改,就是不松手。他拥着成璐的双手,举到胸前。

“你生气吧,你生气我也不放手。你说说,你为什么不能嫁给我?

我告诉你,我就是要这样,怎么地?你是我的爱人,今生今世,永不反悔。今天,你不答应也得答应,老天爷作证,你是我的新娘了,我要娶你!等我出差回来,就带你去拍婚纱照、去民政局登记。我要风风光光地把你娶进我们张家。”

成璐不再挣扎,哭起来,接着又笑了,笑着用拳头捶张哲端。“你坏你坏你坏,你怎么能这样呢?”张哲端任由成璐敲打,完了举起她的右手,晃了晃说道:“你瞧,这手戴上戒指,多漂亮呀!”

成璐不再坚持了,她垂下头,把玩着戒指,爱不释手地左瞧右看,脸笑得如十月的菊花。突然,成璐惴惴不安地转过头问张哲端:“你真的要娶我吗?”

张哲端拼命地点头。

“当然是真的!难道还有假?你几时见我在结婚这事儿上开过玩笑?”

成璐脸上、眼里再次洋溢了幸福、甜美的笑。

“哎,简直跟做梦似的。”

到了晚餐时间,张哲端又提出喂成璐喝甲鱼莲子汤。

成璐胃口大开,喝了一碗汤不说,还吃了不少甲鱼肉。许是吃多了,成璐开始不住地打嗝,长一声短一声的,逗得张哲端开怀大笑。

成璐被笑得不好意思起来,举起拳头欲打他。“好哇,你太坏了,喂我吃了这么多,还取笑我,真是没良心。”

张哲端忍住笑说:“不是我喂得多,是你以前吃得太少了。”

成璐没有接张哲端的话,自言自语道:“真的吃得太多了。我要是躺下去,准会倒出来的。”她抓住张哲端的手,生怕他逃跑似的。

“不行,你今晚不准睡觉,得陪我说话。”成璐仰起脸,不依不饶。

张哲端哈哈大笑:“好,我遵命还不行吗?今晚我不睡了,陪你说话,你想听什么我就讲什么?”

“你给我讲讲山田汽车?讲讲你身边发生的故事?”

“没有问题!发生在山田汽车的故事太多了,三天三夜讲不完。”

张哲端来了精神,伸了伸腰,坐到床沿,身子向成璐微微倾了倾,抓过成璐的手握着,开始讲起他进入东川山田公司所见所闻所经历的传奇故事……夜渐渐深了。

张哲端滔滔不绝、激情澎湃,越讲越兴奋。成璐听着听着,困倦如潮水般涌来,终于抵挡不住,合上双眼睡着了。

张哲端停下嘴,站起身,扩了扩胸,伸了伸手臂,给成璐掖好被子,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倚着床沿,双手支撑着头,目不转睛地读成璐。成璐熟睡的样子真是可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恬静、纯真、坦荡、自然。脸瘦削,干而糙,鼻孔一吸一合,轻风均匀地进进出出,鼻翼下的绒毛沉醉般翩翩飞舞。小嘴留出一条细微的缝,一线白牙飘出来,唇薄而红润,线条清晰,嘴角残留着一丝汤汁的痕迹,下颌尖而光洁,干瘦干瘦的……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读成璐了。

这嘴唇这下巴,天生就是做老师的料呀。张哲端想,成璐一定是一个优秀的大学老师。他后悔没去听过她讲课。要是时间能倒流,该有多好。他一定去她教室做一个非常听话的学生,静静地听她讲课。

张哲端歉疚、自责,好几次冲动想亲吻她薄薄的嘴唇。

如此一个青春靓丽、花枝招展的女孩子,还有好多事情等着她去尝试去经历呢,比如结婚比如生育比如为人母……老天爷到底是怎么啦?既然安排她来到人世,干么早早地把她招回去呢?何苦这么折磨人!

张哲端伤感起来,难受地在病房里踱步。猛然想起银行卡,掏出来,找了张纸写上密码,用纸裹了卡,轻轻地塞在枕头下。

人生感悟

人的一生如同蚂蚁爬树。世俗之人,早出晚归,殚精竭虑地忙着往高处爬,爬学位爬职称爬官衔……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但是,只要爱过、恨过、笑过、哭过、甜过、苦过、成功过、失败过……这一生就没有白活!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