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玄幻仙侠 > 花千骨 > 第4章 舌头开会

第4章 舌头开会

小说: 花千骨      作者:果果

花千骨从小到大见过的鬼怪多了去了,可是哪怕再怎么血腥恐怖,也没有眼前的这一幕来得诡异吓人。

成千上万条舌头密密麻麻地从高空中用红线垂挂下来,参差不齐,布满头顶,好像悬挂的尸体。各种各样的舌头,有的大有的小,有的颜色深有的颜色浅,有的干枯发黑,像枯萎的花朵,而有的还舌苔鲜红,舌尖在微微颤动,仿佛不甘红线的捆绑,在拼命挣扎,截断的那头甚至还滴着新鲜的血液,就像刚刚从人嘴里拔出来一样。

花千骨一阵作呕,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有千百万只蚂蚁在爬。

她连忙转身往回走,却嘭地撞在一个人身上,吓得又是一阵惊声尖叫。

花千骨三魂不见了七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也不知是人是鬼。一袭宽大的黑衣,犹如蝙蝠的翅膀,上面有奇怪的三角图案与暗纹,脸上戴着一个极端狰狞又恐怖的饿鬼面具,眼球突暴,舌头长长地伸出来,上面扎满了钉子。

“阿弥陀佛,不要吃我……”花千骨连连鞠躬,以前听村里说书的老人讲过十八层地狱里有一层叫拔舌地狱,那里的小鬼专爱吃人的舌头。

佛言:喜两舌谗人、恶口、妄言、绮语,或贡高诽谤经道、嫉贤妒能、恃才傲物,入此地狱。

狱中鬼卒会用烧红的铁钩直接勾断人的舌头,或者用铁钳夹住舌头,硬生生拔下,而且不是一下拔下,而是慢慢拉长、拽细,然后再用烧红的铁刺刺穿人的咽喉,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能言语,痛苦万分,至千万岁尽。一般再投胎为人者,也多喑哑,不能言语。

呜呜呜,莫非自己掉进拔舌地狱啦?

“你是何人?”

花千骨突然听到一个尖锐缓慢、诡异得根本就不像是人的声音,掉了满地的鸡皮疙瘩。

那恶鬼模样的家伙低下头来,慢慢贴近花千骨的脖子,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赞叹声,像是闻到了好吃的东西。

花千骨吓得把佛珠高举,念念有词:“阿弥陀佛,不要吃我,我皮糙肉厚,又脏又臭,为了赶路,已经好些日子没洗澡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喜欢吃人身上的肉。”黑衣人咯咯而笑,绕着花千骨走了几圈。

花千骨看看头顶垂吊的舌头,恍然大悟,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你是拿了萝卜来求解答的吧?不乖乖在前厅候着,竟敢私闯异朽阁禁地!”

那人虽态度严厉,花千骨却反而大松一口气:“原来你不是鬼啊!我迷路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走!”

花千骨拔腿就跑,门却无风而动,在她眼前砰的一声合上。

“你看到了异朽阁最大的秘密,难道还想就这样离开?”

花千骨欲哭无泪,吊那么多恶心的舌头,谁想看啊!退了两步,借着墙上微光,低下头去看对面人地上的影子,还好还好,不是鬼,不是鬼。

“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相信我……”

“哦?相信你?可是凭什么相信你呢?要我相信,你的代价是什么?”

花千骨急得抓耳挠腮:“那……那我发誓?若有违背,我不得好死……”

“好死不死,你以为你这辈子有选择的余地么?”

黑衣人手一抖,掌中已多了把匕首,举起便向花千骨刺去。

花千骨吓得闭上了眼睛,完了,都还没拜师学艺呢,就这样被杀人灭口了,呜呜呜。

没想到,黑衣人的匕首在千钧一发之际停在了花千骨的眉心,一滴血随之滑落,他用琉璃瓶刚好接住。

花千骨吓傻了。

黑衣人却似很满足:“我也不难为你,就用这个做代价吧。”

花千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擦了把冷汗,哆哆嗦嗦地问:“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黑衣人嗤笑道:“你不是来找我问问题的?我可不白拿人萝卜,何况用这滴血做交换,以它的价值,还足够我帮你三次。”

花千骨吃惊道:“你是异朽君?”

异朽君阴阳怪气地反问:“不然还能是谁?”

“你喜欢吃萝卜?”

“嗬,这就是你要来向我请教的问题么?”

“啊?不不不,当然不是。我想去茅山拜师学艺,可是我知道茅山不收女弟子,而且我也上不到山上去,请问有什么办法么?”

这时异朽君转过身去,回望塔楼里密密麻麻垂挂的舌头,用奇怪的语言说了些什么,这时塔里开始响起让人头皮发麻的诡异声音,悠悠回荡,仿佛千万人在用古怪的语言争执讨论。

花千骨恐慌地靠在门上,不一会儿,声音停止,异朽君转过身来看着她,阁楼里转瞬万籁俱寂。

“不用去了,早一步还行,现在不管怎样,你都不可能在茅山拜师成功的。”

“啊?为什么?我……我知道很难,但我还是想上山一试。”

“干吗一定要去茅山呢,比它好的门派还有很多。”

花千骨摇了摇头:“我去哪里都无所谓,只是上茅山是爹爹交代的事,我一定要完成。”

异朽君沉吟片刻,掏出一块露滴状的透明晶石挂坠,在她方才眉心的伤口上轻轻一点,沾了些许血丝,然后递给她。花千骨拿到眼前细细端详,只见它清亮透彻,如同泪水一般闪闪发光,而一抹血丝正慢慢晕开,像花瓣凝结绽放。

“这叫天水滴,凤凰的眼泪凝成,能封住你身上的煞气,让你不再被鬼怪纠缠,一般的结界也都能畅通无阻。你戴在身上,便上得了茅山了。但我已经告诉你了,此行无果。”

花千骨大喜过望:“没关系,总要一试才行,有这个就太好了,谢谢!”

“不用说谢谢,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事不需要付出代价。那些萝卜是你见我的代价,而你想从我这里知道的,无论是什么消息,代价的大小由其难易来决定。你已经付了报酬,我给你解答,可还公平?”

“嗯嗯,那是不是我可以活多少岁,未来的相公是谁,这些都能知道?”

“我又不是算命的,就算我可以知道历朝历代发生的所有事,还有无数被岁月风尘掩埋的真相,也无法预言未来,更把握不了人心。永远记住,不要相信宿命,未来在你自己手中。”

花千骨点头:“可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事的呢?”

“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不妨告诉你,看到这满阁楼悬挂着的舌头了么?”

异朽君手指上方,花千骨不敢抬头。

“我的爱好便是收集人的舌头。这异朽阁里的舌头,有千百年前收集的,也有最近才收集的。有男人的舌头、女人的舌头、皇帝的舌头,也有乞丐的舌头……这世上万千生灵,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没有一种没有舌头。舌头存在的最重要的意义,不仅仅是因为味觉,更是因为言语。”

“言语?”

“你想知道什么是真相,舌头会告诉你。收集来越多人的舌头,你便知道了越多的信息和秘密。”

花千骨面色苍白:“舌头也会讲话么?”

异朽君发出诡异的笑声:“当然会啊,舌头还会唱歌呢,你过来,我让这个舌头唱给你听。”

花千骨的眼前突然垂下一条红线,上面的舌头蠕动了两下,吓得她大叫着后退。

异朽君看着那条舌头,用宠溺的语气说道:“这些舌头,每条都是很听话的,它们有时候也需要浇浇水,有时候也需要把窗户打开,让它们晒晒太阳。”

花千骨咽了咽口水:“你问的问题,它们都知道?”

“如果是它们见过的、经历过的,它们当然知道。如果没有舌头知道,它们会一起讨论,然后商量出最好的解决办法。别看如今只是一条舌头,它们中许多都曾是六界了不得的人呢。你看那上面悬挂的,最新鲜的便是刚拔下来的,颜色浅点没生气的,便是用了太多次,快要言尽枯萎了的。”

“这太……”花千骨不知道是要说太可怕了,还是太不可思议了。

“知道为什么天下人都惧怕异朽阁么?”

“为什么?”

“是怕异朽阁割去了他们身边活着或死去了的人的舌头,知道了他们的秘密。所以不管是皇宫还是各门各派,很多时候,为了不被异朽阁知道他们的一些丑事或者隐私,常常在下葬前,悄悄割掉死者的舌头,或者在死者舌头上钉钉子,这样,舌头便不能告密了。”

“那你们岂不是可以随便抓人割了他们的舌头!”

“不是那么简单,我说过,世上一切事都需要付出代价。对于活人的舌头来说,它有自己的意志,不像死者的那样好控制。所以需要订立契约,答应死后把自己的舌头献给异朽阁,这样才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恐怖,幸好……”

“乖,把你的舌头伸出来。”异朽君突然温柔黏腻地说道,可是那样的声音直让人浑身发麻。

“干吗啊?”花千骨生怕被割掉舌头,赶紧捂住了嘴巴。

“颜色很不错哦,要不要跟异朽阁立约,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不要!”花千骨一口回绝。

“说不定有一天你会主动来求我。”

“我才不会呢。每个人都会有秘密,也应该有秘密,割别人舌头是不对的。”

“哈哈,小孩,你真可爱,你的舌头更可爱。不过……”异朽君突然俯下身子,看着才到自己身高一半多点的花千骨,阴森诡异地笑了起来,靠在她耳边轻轻说,“只要是我触碰过的舌头,一段时间内不管说什么,都会受我控制哦!”

花千骨汗毛竖立,退后两步:“我才不会让你碰我的舌头!我……我……我可以走了么?”

“可以,这之前,你还能问我两个问题。”

“没什么问题了,你已经帮了我很大忙了,至于能不能拜上师,得靠我自己的努力。”

“异朽阁从不欠人,那就先留着吧,期待你再次光临。”

塔门自动打开。花千骨没敢再回头,立刻往前跑,只是不一会儿又满脸通红地跑了回来。

“不好意思,请问我该往哪儿走啊?”

“不管遇到任何岔路,一直向左就可以出去了。”

“哦,谢谢。”

“好吧,这声‘谢谢’,就勉强当你向我问路的代价吧。”

花千骨一脸苦涩一阵无语,真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哪。

异朽君站在扶栏前,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逐渐远去消失的身影,掏出怀里的一根萝卜,嘎嘣嘎嘣地咬着吃了起来,果然甜哪!

他握着萝卜的手,白皙修长,温润如玉。

喜欢《花千骨》吗?喜欢果果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