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玄幻仙侠 > 花千骨 > 第10章 花月洞天

第10章 花月洞天

小说: 花千骨      作者:果果

不管外面如何惊涛骇浪,墟洞里永远是祥和宁静的世外桃源。虽然周围什么也没有,只有两个丁点大的孩子,可是两人却从未有过孤独寂寞或是度日如年的感觉。

看着小月一点一点长大,花千骨教他走路,教他说话,把自己会的都一一传授给他。和带着糖宝的感觉略有不同,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母亲了。

小月一天长一岁,短短几天,就长得很高了,像个健康正常的六七岁孩子那样喜欢到处跑,喜欢声音软软的跟她撒娇。

“花花,花花……”小月蹦蹦跳跳从后面跳到她背上。

“我说多少遍了,要叫姐姐。”

“我喜欢花花。”小月开心地摊开手,掌心里立马生出一朵血红的蔷薇,花千骨惊异地睁大眼睛。

“我知道花花最喜欢花了,你想要多少小月就送你多少。”

南无月回身,小小的手从左边往右边轻轻划过,顿时从西到东瞬间蔓延出一片绚丽的花海。花千骨惊讶得张开嘴巴说不出话来,就见南无月轻轻呵了一口气,花海顿时铺满了整个天地,半空中,还飘飞着阵阵花雨。

花千骨惊呆了,在冰莲上环顾四周,什么都没有,除了花,层层叠叠一直覆盖到遥远的天际。大风起,阵阵花浪波波荡漾,比大海更加壮阔,比朝阳更加绚烂。香气四溢,花千骨久久沉醉其中,简直说不出话来。

“喜欢么?”南无月跳入花海之中迎着风狂奔起来,水嘟嘟的脸,水汪汪的眼,笑颜比任何一朵花都要美丽灿烂,光彩摄人。

“以后小月和花花就在这里幸福快乐地生活,花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不光有花再加一条小溪?”

顿时天边一条小溪蜿蜒而下,从花海中穿过,欢快地流向远方。

“再有一个小房子?一片竹林?一个小湖?一群小鸟?”南无月手在空中轻轻挥舞,如同小孩在涂鸦一般。

顿时花海中出现了一间清雅的竹舍,湛蓝的湖里有一只只白鹤,还有长着绒毛的小鸭子,天空开始变蓝,出现白云朵朵,阳光一丝丝从云间倾斜而下,湖面上还挂着一道彩虹,门前有一棵葡萄树,还有一个秋千架。

“花花喜欢这样的么?还是这样?”南无月手一挥,顿时面前的景象又迅速变幻成了亭台楼阁、华丽精致的宫宇白塔。

一挥手一会儿变成和风细雨的人间四月天,一会儿变成波澜壮阔的海中水晶宫,一会儿又变成白雪皑皑的空灵仙境。

花千骨看着四周景致不断跳跃或随着四时而变化,不由得倒抽几口凉气。这墟洞中便是南无月的世界,如今他已经成长和强大到能够完全操控自如了。

花千骨眼花缭乱,揉揉眼睛:“别玩了,小月,就第一个吧,第一个。”

场景又变幻到一片花海飘香,南无月牵起花千骨在花海上空急速飞驰而过。

二人来到竹舍中,南无月胖乎乎的小手点了点花千骨,她身上的衣服突然变成了绿色的罗裙,再点一点,又换了一身紫色的轻纱。白色狐裘,红色披风,青色长袍,七彩华服……身上的穿着连同发饰也不停地变换着。

“小月,你在干吗呢?”花千骨哭笑不得。

最终换作一套清丽的雪白纱衣,南无月总算点了点头:“嗯嗯,就这个,花花真好看。”南无月手舞足蹈,自己也换了一身红色的小褂。

“我想吃花花说的那些好吃的东西。”南无月可怜巴巴地仰头看着她。

花千骨走进厨房看了看:“可是没有食材啊!”

“花花想要什么,我马上变出来。”

哪怕仙术道法再强,想要凭空变出什么物体,从理论上是完全说不通的,除去用某物变化形体或者从某处瞬间转移,要么就只是幻术而已。就是孙悟空也需要借助自己的毫毛,法力一失,就会立刻被打回原形。

花千骨看着满桌子小月凭空变出的那些物体,却是完全真实的。花千骨猜他或许是从墟洞之外移来,否则这接近创世的力量也未免太可怕了。

花千骨做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二人坐在桌边一面吃一面说话,可是只有两个人的偌大世界未免还是有些冷清。

“花花是不是觉得人太少了?那我再变几个下人出来陪我们说话啊,想要把外面变成热闹的集市也可以……”

“不要!”花千骨连忙摇头,光是一般的物体和景致也便罢了。如果是人的话,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有生命还是只是幻影。她觉得那样的场景太过诡异,还不如一直二人这样简简单单。

南无月眨巴眨巴眼睛,突然惊喜地望着窗外:“原来姐姐说的天黑就是这个样子啊!”

他啪嗒啪嗒跑出去,望着天空巨大的圆月。因为周围天空都暗了下来,比当初花千骨刚醒来时看到的不知道清楚多少。只是此时月亮发出妖异的红光,周围一环环晕开,将整个大地笼罩在一片妖冶鬼魅之下。

“今天是十五呢……”月圆人不圆啊。花千骨摸摸南无月的头,突然想起无数次静静望着白子画在露风石上对月抚琴的梦幻般的场景。她以为自己这一生都将和小月如此简单平静地过下去。

“花花……”南无月突然弯下腰,面色苍白,轻轻唤了她一声。

“嗯?”花千骨低下头,“小月,你怎么了?”

“我……”他抬起头,腮边挂了两滴晶莹的泪,微微皱眉我见犹怜的样子让花千骨心里一疼。

“小月?”

南无月腿一弯,跪倒在了地上,仰起头,突然对月爆发出一阵妖兽般惊天动地的嘶哮,身上迸射出万千道刺眼金光。

太过刺眼的光芒和巨大的冲击力,致使花千骨迷迷糊糊晕了过去。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遭景色又变了。

四周一片漆黑,竹舍、花海、湖水,一切全不见了,只有天空中一轮巨大的红月,弥散出一丝丝妖冶诡异的气息。她和小月此时正身处冰莲之上,只是这冰莲,似乎在空中更高处。她伸出头往下看去,吓了好大一跳。却见一棵巨大的树从下面深不见底的一片虚空中生长出来,巨大的树枝和树杈几乎欲笼罩住整个天空。树上开满了朵朵巨大的千瓣冰莲,而他们就睡在最顶端的这一朵之上。这奇异的树还在不停地向高处生长,花千骨甚至能听到树皮绽开和冰莲不断绽放的咔嚓声响。

小月在一旁发出痛苦的呻吟,身子颤抖着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小月!”花千骨把他紧紧搂在怀里。看他满头大汗,唇色苍白,紧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

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诊断不出任何生病的迹象,花千骨只能拼命地给他输入真气和内力。

“花花,我疼……”小月的小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衣服。

“哪里疼?是哪里疼?”花千骨急得手忙脚乱,在他肚子上、背上轻轻搓揉。

“全身都疼,骨头……骨头像要裂开了……啊……”南无月一声惨叫,疼得不由得翻滚起来。花千骨按住他,可是他的身体仿佛一个大洞,输入再多的真气和内力都瞬间被吞噬殆尽,消失无踪,没有半点回响。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人……有人想要进来!不许!绝对不许!”

南无月感受到外界有人正妄图打开墟洞的口子,连忙闭上眼睛嘴里默念着什么咒语,仿佛在与人斗法一般。可是身体极度的疼痛叫他越来越吃不消,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疼得哭了起来。花千骨急得直抹汗,紧紧搂着他源源不断地输入内力,亲吻着他的面颊和泪水,低声安慰着。

红色的圆月光芒越来越盛,南无月突然拼命从她怀抱里挣脱,跪倒下去,仰天对月凄厉长啸。花千骨惊恐地望着他,无奈被他周身血红色光芒弹开,根本靠不过去。

无色无味的冰莲在月光下突然散发出丝丝缕缕的清香,她仿佛被人施了摄魂术一般,觉得大脑越来越模糊。隐隐听见南无月身体里骨骼在生长和绽裂的声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身体里刺出来,骨为树杈,把血肉绽开成花。她伸出手去,却够不着他,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在月下因剧烈的疼痛而扭动着,如起舞的蛇一般妖冶迷乱。她眼皮慢慢耷拉下来,身上的力气仿佛被什么抽光了。

小月为什么好像长高了许多?

她看着南无月痛苦扭动的身子总算停止下来,只是仍然不断颤抖,慢慢回转身静静看着她,用一种完全陌生的眼神。

从七岁小孩瞬间成长成了十七八岁少年那么大,上身的衣物全部撕裂掉落,露出依旧青涩稚嫩的小胸膛来。皮肤如牛奶般光滑,在月光下反射出诱人的白皙剔透的光泽,长发丝一样垂顺,在风中轻轻飘飞着,黑得耀眼。完美的腰线和修长的腿,绝对胜过少女千倍百倍,叫人忍不住伸手想要触摸。

那脸虽长大了许多,但依旧是小月没错,她的孩子,化成灰她都认得。

“小月……”她迷迷糊糊伸出手去。

南无月吻了吻她的手指,冰莲的香味越发浓重了,花千骨大脑越来越沉,怎么挣扎抵抗封闭五识都没有用,最后她慢慢闭上了眼睛,竟然睡着了。

没有星子,海天之间只挂着一轮巨大的圆月。东海之上狂澜翻卷,在白子画、杀阡陌、轩辕朗的指挥之下,几界的人正合力意图在墟洞上花千骨进入的地方再度打开一道口子。

单春秋一看时机差不多了,一边继续向着神器那边施法,一边向杀阡陌密语传音。

“魔君,一会儿墟洞打开你定要想办法进去,这可是千载良机。”

“我知道,绝不能让小不点儿落到白子画手里,否则定遭严惩。”

单春秋叹一口气,大块肥肉就在眼前,他却只想着那个丫头的安危么?

“重要的是趁机夺得妖神之力,到时候,六界就都是魔君的天下了。”

“妖神之力我要,小不点儿我也要!”

“但白子画定会百般阻碍,魔君千万当心!而且妖神此时力量尚弱,为了自保,定会花样百出,魔君万不可中计。”

杀阡陌点头应允。

月上当空,墟洞在众人联手的攻击中被一片强光包裹着,几乎都看不清了。

终于,花千骨进入的地方再度被撕开了极小一道口子。杀阡陌撤去内力一飞而上,却猛然被弹开,转身一看,是白子画的清音一指。

白子画冷冷看着杀阡陌,二人在半空中动起手来,都要进墟洞,又都不愿让对方进入。

轩辕朗等人在一旁看着干着急,众人力量有限,快撑不住了,那口子眼看又要合上。如若错过这一刻,救花千骨诛妖神就真是没有希望了。

二人终是在最后一刻停手,闪身飞入墟洞中,墟洞转瞬回复如初。

众人松一口气的同时,心又再次提到嗓子眼儿上,白子画和杀阡陌同时进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看着沉沉昏睡过去的花千骨,南无月的眼神陡然变得冷漠犀利,完全不再是个孩子。

“有人进来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边出现了第二个南无月,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越来越多。每个都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表情不同,有的恐惧,有的邪佞,有的暴怒……

成千上百的南无月以半空中的冰莲为中心往远处扩散,密密麻麻,场面十分诡异骇人。

“怎么可能……”

“两只没用的蟑螂而已。”

“蟑螂?可现在这两只蟑螂轻易就能毁了墟洞,毁了一切。”

无数个南无月开始议论起来,周遭充斥着杂乱的嗡嗡声,越来越响,空气仿佛都在随之震动。

花千骨感觉到了不适,微哼着翻了个身。顿时,所有的南无月都停止了声音和动作,墟洞中又回复到万籁寂静。

片刻晕眩之后,白子画很快适应了一片虚空。回身杀阡陌已消失不见,定然是怕被自己阻拦所以抢先离开。自己必须赶在他之前找到小骨还有妖神。

白子画的身影迅速飘飞没入洁白的光晕中。

另外一边,杀阡陌也正努力感受着墟洞中力量汇合凝结之处,然后朝着那个方向匆忙赶去。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无比熟悉的景色,他竟到了久未回去过的七杀岛。

一个小小的身影匆忙从过去住的屋中奔出,惊喜地笑看着他。

“哥哥!哥哥!”

“青璃?”

杀阡陌的脑海一片空白,傻傻站立,那一直深藏的悔恨与愤怒,在这一刻如洪水般决堤而出,几乎将他淹没。最疼爱的妹妹,还是当年的模样,伸出手来,迎接他回家。

杀阡陌急切地上前了两步,却又退了回来。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是妖神用来迷惑他的假象!

“不,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

杀阡陌双手开始颤抖,他当年就那样,眼睁睁,眼睁睁地看着——青璃死在他眼前。

他想逃离,可是甚至迈不动步子。

青璃站在他面前,脖子上突然鲜血喷流。她哭着抱住他的腿,扯住他的袍子。

“哥哥,你不要我了么,哥哥?你为什么不救我!妖神之力就真的那么重要么?青璃好害怕,哥哥,你不要离开我!”

杀阡陌额上沁出汗水,看着青璃心痛如绞,明知道一切是假,只有摧毁一切才能破得了幻境,可他已经伤害过她一次,怎么能够再狠下心?

哪怕,仅仅只是一个幻影。

白子画望着四周的环境不停发生各种变化,面前的人也不停变作他所熟识的。

有千年前笙箫默、摩严因他的固执而被连坐遭受戒律堂惩罚,被锁于长留山天牢,冰封火烤;有他不顾其他两位上仙跪地相求,袖手立于水镜前,眼睁睁看着夏紫薰为了他堕仙成魔;还有绝情殿里,小骨因为妄动杀念,在门前磕头认错,血水流得到处都是……

一幕幕都是留在他脑海深处难忘的记忆,然而,白子画的脚步未有片刻停留,那些画面也都是一闪即逝。或许幕后之人也知道,不论换成哪一幕,都无法让他有片刻心软和动摇。

最后白子画袖袍轻挥,弦状银光将周围幻境全都击成粉碎,世界重回一片虚空。

白子画环顾四周,他知道妖神本体就在不远处。

一开始本还寄希望于小骨知道自己犯下弥天大错,进入墟洞中,亲手除去妖神,好歹也是将功补过。然而既然一连几日没有动静,如果不是遭遇不测的话,那就定然是已被迷了心智。

而照这个情况看,妖神能洞悉人心,幻化为让你最不忍心伤害的人。

只是对于白子画来说,为了六界,又有何不能牺牲?

无数个南无月同时转身,望着最中间,站在花千骨身边最初的那个,形成一个个扩散开去的圆。

“拦不住他。”

“没什么能羁绊一个没有心的人。”

“一切即将毁于一旦。”

“不,还有一个方法——”

所有的人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昏睡中的花千骨。

少年南无月蹲下身子,伸出手抚摸着花千骨的脸,目光一下稚嫩温柔,一下又是刻骨的仇恨和杀气。

“上天、下地、东、南、西、北、生门、死位、过去、未来,我被封印困于这墟洞中,的确是没有一个方向能逃得出去。呵,这其中,还得算你一份功劳。”

南无月的手往下滑,掐住花千骨的脖子,稍稍用力,花千骨在昏迷中也难受得皱起眉头。

“我既不想将妖神之力拱手让人,也不会坐以待毙。虽封印了十方,你们却忘了还有一方。”

南无月的手继续滑到花千骨胸口的位置,轻轻一指。

“不能往外逃,我还能往内。花花,你既然那么疼小月,应该不会介意成为我的心器的,对么?”

南无月的指尖顿时光芒大作,无数力量汹涌进入花千骨的身体。周遭的其他南无月接连消失。受到如此剧烈的冲击,花千骨浑身金光暴涨,惨厉地尖叫着屈起了身体。

南无月的表情疯狂而扭曲,他大笑着,修长的手指缓缓从花千骨身体上抚过,惊叹又渴慕。

“神之身……这才是能够承载妖神之力最完美的容器。我倒要看看那两只蟑螂,是不是真的忍得下心杀你。呵,从今往后,你才是真正的妖神!毁天灭地的游戏就由你继续替我完成。相信花花,是不会让小月失望的……”

南无月低喃着,眼中此时尽是妖媚与狡黠。

喜欢《花千骨》吗?喜欢果果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