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玄幻仙侠 > 花千骨 > 第9章 妖神出世(2)

第9章 妖神出世(2)

小说: 花千骨      作者:果果

一般小孩只会称呼自己的名字,分不清自己的镜像,南无月却从很早开始就会说“我”,并有了十分深的自我意识。一开始花千骨还隐隐有些担忧,但是两三天过去,南无月逐渐长大,在她的搀扶下慢慢学会走路。除了比一般孩子聪明伶俐,成长速度快一些之外,并没有别的什么不同。

南无月的性格带点腼腆,非常听话,从来没发过脾气或是显得任性,也丝毫没显露出任何暴戾或邪恶的气息。听到花千骨说到一些人间可怜的悲惨的事,也能心有体会地为之难过。

花千骨教他识字,教他弹琴,南无月几乎是一看就会。不管什么道理,几乎也是一讲就明白,所以教起来非常轻松。花千骨将墟鼎里带着的书给他看,他只需快速地从前面翻到后面就全部记住并且学会了。其他的花千骨就挑着有用的东西一点点讲给他听。怕他觉得枯燥烦闷,便陪他做游戏,但是南无月无论何时都是一副极其耐心的样子。

二人都不需要吃饭睡觉,活动的空间几乎也都在千瓣莲之上。花千骨并不避讳偶尔教他一些道家正派的心法和剑法。觉得这样往好的地方去引导,就好像给大坝开了个口子,有个流泻的地方,总不至于有一天洪水高涨到决堤。完全不让他学不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是行不通的。与其有朝一日突如其来的刺激,可能将他逼上绝境,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他知道自己是谁,明白自己的处境,又应该怎样避免。

所以待到他完全懂事了,关于他妖神的身世,花千骨便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甚至包括自己进入墟洞是为什么。如果他有一天做出为害苍生之事,她会亲手诛杀他。

南无月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但是很快便顺其自然接受了。他抱着她的腰撒娇,信誓旦旦道绝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他什么也不想要,只要能永远跟她待在一起。

花千骨心头一暖,有欣慰有感动还有很多很多莫名复杂的情感。南无月把她当成娘亲一样极端依赖,喜欢听她说她过去生活里一些搞笑的细碎琐事,对练习御剑仙法还有打打杀杀的事情倒显得兴致不高。

花千骨喜忧参半,喜的是他始终心似琉璃,玲珑剔透,内无瑕秽。忧的是全天下都想要诛杀他,自己却把他教得跟小绵羊一样,心地善良,不愿伤害他人。就算身负妖神之力,却不能保护自己,这又该如何是好?

而自己总是长留弟子,为了师父,为了承担自己的过错,必须回去接受处罚。到那时,没有自己在他身边陪伴他照顾他督导他保护他,他又该怎么办?

南无月听见她这么说,第一次面上有了怒色:“不准离开小月!无论如何不准离开!如果你走了,就算天涯海角我也把你找回来!谁也不准处罚你!谁敢伤害你我就……”

感觉到南无月小孩一样说起气话,千瓣莲微微发红发烫,花千骨连忙捂住他的嘴,将他抱到怀里搂了个严实。

“记得姐姐叮嘱你的话么?”

“记得……”南无月低下头去。

“你如果不想要姐姐伤心的话,就尊重姐姐的选择,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轻易伤人。”

“花花姐姐的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会很严厉地处罚姐姐么?”

“他是世上最伟大的师父、最厉害的仙人,也是对姐姐最好的人。”

“那为什么还……”

“因为姐姐做错事了,所以就要接受惩罚。所以小月记住,永远不要做错事,否则姐姐也要打你的屁股!”

花千骨挠他的痒痒,南无月在她怀里笑得前俯后仰,连连求饶。

“姐姐也是对小月最好的人,我也会对姐姐好,小月最喜欢姐姐了。”

“姐姐也喜欢小月,会好好照顾保护小月的。”

“姐姐,我们就在这里好不好,只要有姐姐陪着我,小月宁愿留在这墟洞里,永生永世都不出去。不问世事,不见天日,只要能一直和姐姐在一起。”

花千骨身子一震,看着他依旧稚嫩的童颜,却坚定清澈的眼神。他居然?居然肯为了她永远困在这里么?花千骨紧紧抱他在怀里,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外面的天下早已容不下他们二人,如果可以永远留在这里,苍生无忧,小月无险,倒也不失为两全其美之事。只是师父和糖宝他们,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墟洞之内一片宁静祥和,东海之上却是天翻地覆。莫说在海天之间风起云涌,十方神器一直有生命般吐纳天地之气,就是紫色天空下数以万计的妖魔仙人魍魉鬼怪也闹得到处都不得安生。

眼看白子画和杀阡陌二人僵持不下,一触即发,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仙界和魔界法力最强的人若真动起手来,其壮观程度和杀伤力都可想而知。

两方皆无人说话,亦无人敢上前劝阻。唯一为难的是轩辕朗,被夹在仙与魔、花千骨与妖神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他始终是挂心着花千骨的,可是毕竟身为帝王,担负的是整个人界的兴衰,凡事不能再像少年一样任性和自作主张。他可以毫不犹豫为花千骨而死,可是没权力决定人界的百姓也同自己一样。

轩辕朗皱着眉,突然开始极端地厌恶起自己的身份来。一个连保护自己心爱的人的权利和能力都没有的皇帝到底做来何用?

此时却突然见一道白影上前,竟然是东方彧卿。他用的不是御风术,亦不需腾云驾雾或是御剑御物,却不知靠的什么法门能在空中迅如闪电,来去自如。身形突然插入白子画和杀阡陌中间,面对魔界仙界至尊却毫无半点惧色。

“尊上、魔君,且慢动手,若你们二人争斗起来,下面仙魔人妖定然混战一团,死伤无数。妖神还未出世,便先已生灵涂炭了……”

东方彧卿望向白子画,如若平时他或许胜上杀阡陌一筹,只是此刻毒伤刚愈,内力还未恢复完全。鹿死谁手,还未能知。

白子画的眼睛里依旧是冰冷一片毫无情绪,没人知道他到底是怒是悲。如果说这世上真有他东方彧卿也完全不知道、看不透、弄不明白的人,那一定就是他长留上仙白子画。

尽管花千骨犯下这么大的错都是为了他,却始终不知道花千骨在他心底有多少重量。他统领众仙,自然有他的立场,不顾骨头死活先要防患妖神出世,做法纵然可以理解,却不可原谅。

想着骨头为他受的委屈和苦楚,东方彧卿心里积郁难平,甚至有种把一切全部告知于他的冲动。看看他会是什么表情,到底是有心还是无心?

白子画眼睛不看他也不看杀阡陌,望着那旋转不停的十方神器形成的巨大墟洞入口。

“你说怎么办?”那样肯定的语气,根本不像是在询问,仿佛早就知道东方彧卿会突然出现阻拦一般。

东方彧卿微微怔了怔,随即笑了。他以为他站得高,于六界之外看着这一切,没有什么逃得过他的眼睛,但或许,白子画在更高处看着他。

“有办法救小不点儿么?”上次太白一役,杀阡陌已见识过东方彧卿的足智多谋,一把抓住他的袖子,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轩辕朗也满是希冀地看着他。

东方彧卿轻轻点头:“这就要看尊上、魔君还有陛下的了。众所周知,上古大战,妖神之身已殒灭,妖神之力被封印于十方神器中。如今十方通道大开,妖神之力从各神器中破封涌出,却无身体可以承载。咱们头上妖神之力所形成的墟洞,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子宫,正在将力量凝结妖化,孕育出强大的肉身。二十一日后,妖神的肉身完全成形,墟洞崩塌,妖神之力将会灌注到肉身之中。那是妖神最虚弱的时刻,合众人之力将其击溃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

轩辕朗沉思道:“但如有失误,或一击不成的话,反将其惹怒,一旦出世,后果不堪设想。况且……那时候再救千骨就来不及了!”

“陛下少安毋躁,我不是说要等到二十一日之后,那样所冒风险的确太大。原本,妖神出世无可避免,但没想到的是,骨头竟一人闯入墟洞之中,将墟洞撕开了一道口子,留下薄弱之处,也给六界留下了一道生机。妖神肉身加速成长的过程,就像蛇蜕皮一样,也会有虚弱的时候。据我所知,那便是七天之后的月圆之夜。如若七天后咱们能集几界之力,必能在骨头进入之处再打开一丝缝隙,到时……”

“到时就能进去,亲自把小不点儿救出来?”杀阡陌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意,同时疑虑也更深,小不点儿到底又是怎么能如此轻易地就进入墟洞之中的呢?

东方彧卿点点头:“不光如此……”

“说不定还能把妖力未恢复完全、尚是雏体的妖神制伏对么?”白子画漆黑如墨、深不见底的眼睛看着东方彧卿。

“尊上英明。”东方彧卿低下头,嘴角扬起好看的弧线。

“你早知此事,并做好了打算,所以从一开始就不担心妖神出世,并怂恿小骨去盗神器?”白子画骤然冷冷说道。

东方彧卿身子微微一震,嘴角扬起的弧线更大了,眯着眼睛笑:“在下不知道尊上是什么意思?”

“东方异,这千年万载,永堕轮回,你真是活得有点太无聊了,我助你一死如何?”

白子画缓缓转向他,目光一瞬间杀气弥漫。

旁人哪曾见过他神情如此冷酷骇人,更何况是对着区区一介凡间的书生。

东方彧卿却只是笑而不语,退到杀阡陌身后,避开白子画的视线。

旷野天、蓝羽灰等人正在一旁努力规劝杀阡陌,好不容易等到妖神出世的这一天,生怕他因为一个小丫头让一切功亏一篑。

杀阡陌知道手下人的担忧,他不是不贪图妖神之力,但是扪心自问想要变得更强的理由,难道不正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么?如果非要让他在这之间有个取舍,他绝不会牺牲小不点儿。旁人可以说他自负猖狂,但这就是他——魔界至尊!没有妖神之力又如何,他依然会成为六界最强!

“我不在意跟仙界和人界的人联手,只要可以救出小不点儿。”

白子画有些诧异地看他一眼,神情更加冷峻了。

“魔君!”蓝羽灰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机策划的一切,竟然又要毁在花千骨手里。

单春秋拦住她,使了个眼色要她别急,然后和云翳对望一眼,反而面露喜色。这的确是除却妖神的大好时机,但何尝又不是夺取妖神之力的千载难逢之机?

轩辕朗也表示可以联手,既然有方法可以既救出花千骨又避免妖神祸害众生,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于是众人皆看向白子画,白子画冷道:“只要可以除去妖神,其他的都不重要。”

达成一致后,下面的人总算也停止了对峙,却依旧互相提防,团团围在墟洞周边。

等……

等七天七夜之后的月圆之夜,决定命运的那一刻的到来。

喜欢《花千骨》吗?喜欢果果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东方彩票